返回列表頁


  • 友人小聚時,我分享週日與婆婆的觸境:

    回到台北婆家,剛睡完回籠覺起來的婆婆,一看時鐘已十二點多,怒斥外籍看護:「痟查某,到現在還沒煮飯!」

    下午看護想扶婆進去午睡,被婆怒斥「痟查某」後退下。後來看護要帶她去浴室幫她洗澡,她又罵看護:「痟ㄟ」。

    我愣愣地看著婆。真的很不喜歡她這樣對著看護大喝「痟查某」。

    我一直努力去看到婆的「真」,她想把握和兒子媳婦在一起的時間,但還是很希望她不要老是罵看護「痟查某」。

    然後我進廚房跟看護說:「沒關係,慢慢來。妳先弄給阿嬤吃;我跟先生都不餓。」

    看護笑笑的說:「沒關係啦,老闆。」

    她都稱我們「老闆」。

    友人提議:如果跟婆說,假如是自己的女兒,在外面做事被老闆罵「痟查某」,女兒會不會很難過?我們會不會很難過?這樣婆會不會聽得進去?

    將心比心?我以前有試過了!

    有時我還會跟婆故做輕鬆說:啊就因為我們自己是「痟查某」,才會雇用到一個「痟查某」啊!

    另一位友人說:她是不是生病了?是不是有老年癡呆?她是在討愛啊!

    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小叔們和小姑都很寵她,我和先生每週都回去看她!而且,我是怕看護會被她的怒罵傷到。希望婆不要再這樣罵看護了!

    第三個友人說,是不是跟看護講清楚,婆婆是身不由己,請她諒解。然後我們自己對看護好一點…

    我和先生一向對看護非常好。而且,看護不會講華語或台語,我們講話時一向是雞同鴨講,沒法溝通。所以也沒辦法跟她講。不過我倒是可以請仲介幫我翻譯一下!

    第二個友人補充說:看到這樣的人,就要像看一幅畫、或是一個動畫,要欣賞她的逼真…

    第四個友人說:我會說,我都時常十二點多、甚至一點多才煮午飯,所以我也是「痟查某」喔!

    我說,其實我今天早上想了一下:我沒有辦法改變婆婆、也沒有辦法跟外勞溝通,我只能改變我自己!

    回新竹路上,同車的另一位友人又提出這個問題。說話一向很直的先生說:什麼「妳婆婆」「我婆婆」的?沒有誰的婆婆!婆婆就是妳、妳就是婆婆。不要把別人看成別人,這樣才不會外外的?

    然後他講起「痟查某」的「典故」:以前在鄉下,女人彼此看不順眼,都是罵對方「痟查某」

    我突然醒悟:喔!對喔!婆只要在電視上看到馬英九,就會罵台灣的女人是「痟查某」,都只看馬英九緣投就投票給他!

    週日她又罵時,先生說:不是只有「痟查某」,也有「痟查」!也有男人投給他!

    婆驚訝地說:甘有影?也有男人投給他?

    先生說:妳小兒子就是「痟查」啊!

    婆就沒說話了!

    原來婆的字彙有限!我太認真聽她口頭禪「痟查某」了!下次聽她講話要用語言翻譯機!

    連我都聽不懂婆的「痟查某」,外籍看護應該也聽不懂!我太緊張了!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榮耀往生或消費死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讓我拭去妳的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