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邊開車一邊聽著廣播,主持人請來了一位現今住在台灣的法國人談生日蛋糕的事。他說在法國,因為法國媽媽都會做蛋糕,所以生日蛋糕多是由媽媽做的,而且是幾歲就插幾根蠟燭。因為台灣非麵食國家,所以台灣媽媽都是到蛋糕店買,這點我倒可以接受。

    至於是幾歲就要插幾根蠟燭,因為考慮到點那麼多根蠟燭很花時間,而且要一口氣吹熄那麼多蠟燭也很困難,所以我覺得台灣改成用真正的數字代替,我覺得也很聰明。

    倒是主持人問他,法國人會不會把這天當成是母難日,他回答:不會!因為要生下這個小孩是媽媽自己選擇的,並不是我要讓媽媽痛苦的。生日那天,小孩就是主角。他的回答讓我放下一塊石頭,因為台灣不知從何時開始,就開始提倡生日那天是母親的受難日,讓我每次過生日時就得升起愧疚感,覺得好像每個小孩都虧欠媽媽。為什麼我們不能開心的慶祝這天有一個全新、天真的生命誕生了,他將要走出一段不同於父母的新創旅程。

    我看得到母親由一位少女轉為母親所要承擔的重任,我看得到母親面容由光華開朗轉為皺摺爬滿,我也願意在父母年老需要扶持時,盡可能的照護他們。但是這都是本來就放在心上的,不必在生日那天特別指著我說,我的出生就是母親受苦的時候。

    生日值得,是因為生命有意義,值得深思,不能只是空談生命無價。深思生命有靈魂,生日遠遠不只是肉體的出生,更重要的是靈魂的重生與修煉。誇大肉體出生的意義,忽悠靈魂的重生,那將與動物無差別。

    找到魂,找到自我的認同;找到靈,找到最可貴的精神。道家有「百日築基,煉精化氣。十月懐胎,煉氣化神。三年哺乳,煉神返虛。九年面壁,粉碎虛空」,佛法有皈依,基督教有受洗,講的都是靈魂的生日。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一味清高的第三勢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反課綱環島學生的大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