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我們迎接法國「鄭曼青學校」的朋友們,前來練習打坐。
    一年多前,因為一個巧妙的因緣,他們來聖脈做了半日禪修,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於是,今年當他們再度來到台灣時,曾經來訪的四位朋友,特別要求把聖脈列入行程。
    有過了上次的經驗,知道西方人因為生活習慣和體形,要盤腿坐並不是那麼容易,而來訪的人都是中年以上,膝蓋比較脆弱,於是,提供了很多的墊子和護膝巾,讓他們能夠依照自己的需求坐高一點,或者改成金剛坐姿。
    活動正式開始,一止先講解打坐時可以觀察的四個對象──身受心法。每個當下,有注意到身體的感覺、情緒上的感受、念頭的動靜、或者有把法用上,就是有做到身、受、心、法「念住」。(讚嘆小珠即席把中文翻成法文的功力)
    簡單的例子,有感覺到身體的鬆緊、冷熱、疼痛與否…,就是身念住。有感覺到舒服、平靜、煩躁、不安…,就是受念住。有認得來去、起落的念頭,就是心念住。認得了,對自己微笑,就是法念住。
    一止說,如果覺得身受心法聽起來很複雜,沒關係,只要做到「微笑」就好,這是佛陀教的,不管今天練習的時候想到什麼、感覺到什麼,就很單純地給自己一個微笑,這就是法念住。
    請大家轉頭看看隔壁的朋友。微笑,果真很自然地綻放了!
    接著,一止放了一小段影片,各色各樣的風箏,在天空中飛揚。看的心曠神怡,很想要一起飛起來呢!
    一止的比喻很巧妙,打坐就像放風箏,呼吸的啟動點在丹田,就是手握著線的捲軸處,呼吸的長短就是線的長短。風箏飛得越高,線放得越長,飛得越穩;一旦遇到亂流、不穩了,就把線收短一點,待穩定了、再慢慢放長。
    我們,就這樣一起練習。
    一安靜下來,好幾個人很放鬆地昏沉了,聽他們說,來台灣的這趟旅程共15天,每天都很充實,早上六點就開始練習氣功、太極、推手,難怪,色身都很疲累了。
    接著請大家起身禮佛。串連著風箏的意象,我們現在要讓這條線更柔軟、有彈性。先自己摸摸頭顱,在呼吸裡,感受它的形狀,然後,自己或是請同伴幫忙,用手摸摸7節頸椎、12節胸椎、5節腰椎、薦骨,以及尾椎。這一整條從頭到尾椎的連線,是我們禮佛時要鬆開的重點。
    引導大家一步步、緊密地配合呼吸來練習禮佛動作。提醒大家,透過呼吸和動作,是為了達到淨化的效果。而淨化,是為了讓佛陀住進來,讓神住進來。
    結束後分享時,一位法國朋友說,通常,禮佛或打坐這類的練習,對她來說都很困難,但是,她今天真的有感覺到呼吸和動作的連結了,做起來就不那麼困難了。
    短暫休息後,回來頭頂沙包打坐和經行。沙包,就是天空。
    因為大家都練習太極,經行的時候,不但很專注,更是充滿了動靜一如的美感,最後,我們把沙包拿下,放在合十的掌心裡,向彼此深深鞠躬,起身,由衷的看著彼此的眼睛,互道「Namaste」。
    今晚在中心,本來就有一堂靜坐課程,所以,這班的學員們也一起上課,瑋玲說:「這是我上過最特別的一堂課了!因為無法用言語溝通,只能用眼神與彼此交流的感覺,好奇妙。」
    那位長髮的先生,他上次也有來,他的眼神好溫暖,好真誠,就像一朵無所求綻放著芬芳的花。想到師的開示:
    「生命是一種邀請,聖脈想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無所求邀請。修行注重的是無條件、無對象、無所求的愛,如果不是無條件、無對象、無所求,就不稱之為邀請。修行上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是說到做到,說到做不到就不叫做佛教,修行是消化掉不要的東西,吸收真正有滋養的,就像是新陳代謝,新陳代謝不會讓你有一種負擔的感覺。修行沒有負擔,它就是這麼單純、由衷的生命!
    如果不是最天真、最由衷、最浪漫、最主動、最勇敢,我們不稱之為修行。不管他多麼會唸頌經典,多麼會解釋經典,我也不稱之為佛教。看到天真來了,我就感覺佛教來了;由衷來了,我就感覺佛教來了,就是這麼簡單。我不會看人的外相,我只看到天真、看到認真、看到由衷、看到主動、看到無所求,其它的,我都沒有看到。這樣的生命很單純!!」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金融家陳炘之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公僕又在欺瞞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