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友人在臉書上看到徐世榮教授對於賴清德市長不進議會,不遵守程序正義,大力批評,最後說「支持民進黨的人士該冷靜想一想,以後如果民進黨執政,國民黨的縣市首長也如法炮製,屆時民進黨又當如何自處呢?」

    於是,在徐教授臉書留言:「誰來對付國民黨?第三勢力嗎?只剩下半年的時間,是不是要面對一下現實?到時候立法院國民黨又過半怎麼辦?」

    徐教授回說:「我們絕不能夠因為目標的正確,由此來合理化及正當化程序上的瑕疵或是不足,這一點非常的重要,盼請你一定要瞭解,因為你的說詞正是獨裁及威權的溫床!再者,縱然我們都不喜歡國民黨,但盼請注意,它的黨員依舊是我們的同胞,我們還是要生活在一起,他們也絕非是要予以殲滅的敵人。」

    我們當然都尊敬徐教授在土地正義方面的努力,但是,他以上的言論,似是而非,如果照他這麼說,我們也可以說「反納粹就是獨裁及威權的溫床」?「納粹也是我們的同胞」?「納粹黨員只是奉命行事,他們都沒有錯,錯的只有希特勒」?甚至,「希特勒也沒有錯,希特勒只是時代的悲劇」?

    Mia剛從德國回來,在柏林時,她特別去參觀了「伯林猶太博物館(Jüdisches Museum Berlin)」,和「恐怖地帶(Topographie des Terrors)博物館」,這兩個展館史料之齊全,還有德國人面對這段歷史的決心和勇氣,是在國民黨統治之下成長的我們,難以想像的。


    「恐怖地帶」博物館,是在2010年、紀念二戰結束65週年之際才開幕的,就豎立在當年的權力中心——原納粹警察恐怖行動和大屠殺策劃地、黨衛軍、蓋世太保的總部

    Mia說,牆上的照片,清楚呈現了一個個納粹黨員的臉孔,以及他們所犯下的反人類罪行。一直到最近,我們還在新聞上讀到德國94歲前納粹份子葛洛因(Oskar Groening)因涉入奧斯威辛集中營種族屠殺,被判刑4年:法官在判決中指出,葛洛因欣然接受在一個殺人機制內的文書工作…葛洛因也把握最後機會向法官表示,他為過去的作為感到抱歉,並語帶顫抖地說「任何人都不該參與奧斯威辛集中營」。

    可以想像在台灣,也有一個「恐怖地帶博物館」嗎?館址要選在哪裡?舊的國民黨中央黨部?警備總部?蔣介石官邸?「中正紀念堂」?

    可以想像在台灣,司法系統誠實面對那段獨裁高壓恐怖統治的過去,並做出公正的判決嗎?那麼,厲行本土語言文化壓迫政策的前新聞局長(思想言論管制局局長)宋楚瑜、或是特務馬英九,他們會被判多少年?他們還有資格角逐這個國家的總統嗎?

    這樣的想像,在台灣,彷彿遙不可及。

    Mia特別強調,德國政府本來也不是很積極,是因為民間排山倒海的聲浪,才爭取來的,而且,也是花了數十年才有進展!所以,我們也不應灰心,只有更努力地去推動觀念的翻轉。

    徐世榮教授,絕對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好人,但是,許多像徐教授這樣、國立編譯館教科書培養出的中華民國體制內的優秀人才,思考就是這樣充滿了漏洞與盲點,把按照國民黨的遊戲規則走當做正當程序,把「縱容國民黨」當作愛,這樣子就公正清高了

    KMT向來就是中國的、一元的,但是台灣社會卻要包容KMT的去本土、去台灣、去多元,才叫多元?KMT行政立法司法一把抓,但我們卻要遵守KMT定義下的程序正義,才能夠顯示出自己的道德正當性?

    賴清德被彈劾,但是黃世銘張通榮劉政鴻如此惡形惡狀都沒有被彈劾,不正是因人設事、雙重標準嗎?監察院與大法官不都是直屬馬英九管轄下?不敢說犯了哪條法律,不敢把依法撤職,因為,那只會引起更大的反彈,國民黨監察院彈劾賴清德,完全是為了抹黑賴清德、汙衊他的人格而已。而且,前幾天,法務部長羅瑩雪才圈選調動了3名偵辦李全教雙重涉賄案的檢察官,為什麼連這麼明顯的陽謀,徐世榮教授都可以視而不見呢?連三歲小孩都看得見國王沒有穿衣服,為什麼超越藍綠的清流,腦筋就不輪轉了?

    台灣從來就不是藍綠惡鬥,而是所有資源一手抓的中國黨在阻止台灣本土化、多元化、民主化的自然發展。環保人士可以抨擊說國民黨和民進黨都是右派、都是開發至上主義,但請問,兩黨之間,那一黨比較能夠受監督?哪一黨比較有開放討論的空間?環保團體在立法院中,可以跟那一黨的委員合作?

    目前,新興的第三勢力的立法委員候選人,除了時代力量,都沒有清楚表態跟誰結盟。不表態,有幾種可能性:

    一,跟國民黨結盟。但這樣的第三勢力,我們要選他們嗎?

    二,跟民進黨結盟。那為什麼選前不表態?這是機會主義。

    三,都不結盟。那選這個立委進國會要幹什麼?不跟人結盟的立委,根本沒有任何功能,充其量只能罵罵人,像李敖。

    四,看議題結盟,這其實只是不表態的藉口。因為,國民黨和民進黨在各項議題上的立場都很清楚,國民黨一定是站在保守的、反動反多元反民主去台灣的那一方,即使是比較爭議性的同性婚姻和廢死,民進黨立委站在進步價值的比例也比較高。

    這樣標榜清高的第三勢力,好像住在象牙塔裡,到底是要把台灣帶向哪裡?

    台灣是世界的,中國從來就不屬於世界。中國的世界只有「別人屬於我」,中國不屑於普世價值,只有「中國價值」。我們為什麼不能大聲的說出本土的、台灣的立場,讓台灣屬於世界?

    德國人是如何對待納粹法西斯的?中國國民黨過去所有侵犯人權的暴行,我們又是如何看待的?民進黨曾有侵犯人權的暴行?

    屬於中國的台灣,永遠會姑息執政者,因為執政者是當家的,是父母,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屬於世界的台灣,會以人權的高度,來追究政權犯下的暴行,以歷史為師、不再重蹈覆,建立一個人人有尊嚴、多元、平等的幸福國度。

    我們要哪一種台灣?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教育「翻轉」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生日不是母難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