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重讀了「台灣人的楚門世界(The Truman Show)」,突然發覺台灣真的好像那海景鎮,生活在台灣的人好像楚門們。海景鎮四周有海洋,但楚門從小被植入的記憶就是他的父親是因船難而死,他很怕水,也很怕船。周遭的人也一再告誡他:你不可以出去。

    就像我們從小被植入儒家思想,要忠黨愛國,要孝順,女孩子要端莊貞潔,即使真實的情形常常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政府告訴我們:沒有核電,台灣將會缺電;又說要簽服貿,否則經濟發展不起來;還教台灣的孩子,你們的國土像個秋海棠,首都是南京。當初會戒嚴,也是為了台灣的安定,有戒嚴才有民主。漢人本位的大一統臣民史觀也能冒充多元的「普世價值」與「人性尊嚴」?台灣的孩子一直在這一中架構下的棚內過著別人設計安排下的虛假生活。如果有人想告訴楚門真相,他就會被架離開來,被說成是精神有問題。

    我也開始了解,為何上一輩人對日本還懷有一點好感,即使日本統治時也是教育、就職機會不平等,日本人看輕台灣人,警察很兇。但是至少他們的公務員、警察不貪汙;他們的建設扎實,即使至今仍堪用;他們的法治成熟,不會亂置人於罪,該關幾天就是幾天。他們所稱的國土就真的是那些實在的地方。生活在日治時期的人比較不會有生活在一個謊言虛構世界的感覺。

    下午回台北,因為爸媽出門,我先繞到二二八紀念館參觀。當看到當年只是提倡民主的人就被當作叛亂,去和談的人被當成首謀,那些莫名被處死的人在臨死前所寫的遺書,告訴他的家人不要干涉社會的事,要做個懶惰的人,看到此,心中一陣淒涼,台灣從此變成噤聲的社會。


    普世價值 / 教育現場

       

上一篇:新一代的勇氣與真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王政忠與亞倫‧斯沃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