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馬王爭,兩個男人的戰爭,我家也有。

    一個是我的至親,我的爸爸,一個是我的摯愛,從小帶我長大的「爺爺」,正確的說法,他是我外婆的情夫,住在我家,名不正言不順,跟孫輩關係好到讓名義上應該是一家之主的老爸很不爽。「爺爺」大我爸爸17歲。

    2013年的馬王爭,不過就是現代版的《後宮甄嬛傳》,我們局外人看看笑笑就算了,但是,如果把整齣戲搬到你家上演,可不是那回事了。

    當時我年紀小,搞不清楚他們之間的糾葛,只是不懂,為什麼倆人表面上一團和氣,實際卻是暗潮洶湧,不是特別敏感的我,也嗅得出他們之間的不投緣、不坦誠、不同國,我看得到「爺爺」敬慎恭謹生怕惱怒了爸爸,也看得到爸爸的刻意冷漠,這樣的曖昧關係讓當時少不更事的我還蠻痛苦的。

    馬王爭的高潮是在雙十慶典,台上兩人笑容可掬,握手問好,互動流暢,溫良恭儉讓,台下的國人心知肚明,「不用太認真看,他們在演戲!」

    我家馬王爭的高潮戲在「爺爺」生病時。

    「爺爺」晚年長年臥床,當時的我在小學任教,有次下班回家,還沒進門,就聽到「爺爺」在房間呻吟,行動不便的他,不知怎麼摔下床,滿頭的血,滿地的尿屎,我使盡力氣把他扶上床、清理乾淨,我把自己搞得快要虛脫。

    好不容易,整理到一個段落,不行了,我真的需要休息了,想要進房躺臥一下,突然看到爸爸......

    我整個人愣住,訝異得說不出話,我一直以為家裡只有我一個人!

    我跟「爺爺」很親,爸爸不好受,「爺爺」也知道,他很在意爸爸的感受,即使在病中,只要聽到爸爸回家,「爺爺」都會想辦法起身,扶著牆走出房,跟爸爸打招呼,看得出來「爺爺」在勉強自己,甚至...在「爺爺」大小便失禁的時候,他仍然堅持這個動作,即使他邊走邊排便...。就像王金平怕馬英九的「正統」。

    「爺爺」很愛乾淨,他是我們全家最愛乾淨的人。

    只是,「爺爺」再怎麼委屈示好,爸爸從未改變他的冷戰態度,兩人間始終盤旋著寒冷的低氣壓。

    有這麼一次,「爺爺」已經病得有點神智不清了,他在房間對對爸爸喊著,「你出來,出來,有什麼話,講清楚,我死了也甘心...」,那是「爺爺」的心底話,我看到爸爸眼神冷冷的不理睬。

    馬王爭,兩個男人的戰爭,在爭奪戰裡,委曲求全、冷漠無感...,不斷上演延燒擴大,從國民黨到我家到世界各各角落;馬王爭無處不在,它是人類苦難的縮影。

    爸爸怎麼了?他把「爺爺」當做感情上的假想敵,因為「爺爺」犯了文化正統的大忌,天無二日、地無二主,家裡只容許一個家長。「爺爺」能算是爸爸的「繼父」嗎?

    活在上個世紀的爸爸誤以為感情是資源,我的血統才是家長,「爺爺」憑什麼「入主」我家?他又不是「連戰」資源多多,王金平想當家,先踩過馬英九的屍體,國民黨是中國人的,有血統才有道統法統,王金平不是中國人,至少血統不是,宣過誓沒有用。「爺爺」再怎麼謙遜表態說他愛婆婆、愛這個家、愛孫輩們,但只要沒有血統,沒有正式「過門」,憑什麼與爸爸同列「家長」。

    「爺爺」真的愛婆婆、愛這個家、愛孫輩們,但爸爸可能會問你對這個家貢獻不夠,你又沒養育過我,憑什麼做我的「繼父」登堂入室!

    感情的世界裡,只能做自己的最真,只要兩個人情投意合,任何第三者包括至親兒子都不能阻擋,真正的感情是自然的,沒有比較愛誰,但跟誰在一起比較流動自然,親如母子也完全無法勉強。「爺爺」跟我爸爸一直擺不平,至死不渝。

    如同這段時間青年學子反課綱,他們對這塊生養他們的土地有感情是很自然的,他們想要了解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過的故事也是很自然的,如果還在戒嚴時代,行政高層搭配黨高於國的權勢,的確很容易編出一套中國意識的公民歷史教科書,壓制青年學子的自然情感。https://youtu.be/m51b93U2jCM

    一次,跟哥哥談到過去往事,他問我「現在,再回去面對爸爸跟『爺爺』僵持的關係,你可以談笑風生嗎?」

    跟哥哥談話時,往事歷歷在目,我的心有點緊繃,經過這麼一問,倒是身心一鬆,「就是接受啊!」我這樣跟他說。

    我,自然嗎?遺憾還諸天地,重要的是我的生命態度翻轉了。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新課綱硬上架的恐懼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新一代的勇氣與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