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大女兒和我聊天,她告訴我現在台灣能提供給年輕人的職業以服務業最多,但整個社會能提供的資源卻很少。因為服務業必須排班,有時排到晚班,下班的時間都已是十一、二點。但除了台北有便捷的公共交通工具,其他縣市必須靠自己開車或騎車,這對女孩來講,畢竟是比較危險的。另外,台灣實施垃圾不落地,除非租到願意幫住戶收垃圾的大廈,否則垃圾車來的時間他們大都還在上班,垃圾常積到滿還沒時間可倒。更遑論若是結了婚,小孩的托育問題,父母的照料問題,整個社會所能提供的支援都很有限,不能怪他們不想婚,不想生。

    陪女兒去雲林醫院看牙科,電視正在放著如何照顧嬰兒的衛教片。影片教為嬰兒穿衣服不要硬拉手腳,若是為他穿套頭的衣服,嬰兒會一直哭。而是要準備開前襟,質料純棉柔軟的衣服,他才會開心不哭不鬧的穿上去。

    想到這次的課綱微調,又要把台灣的主體性消去,往大中國聯結。地理又要去唸那與我們不相關,遙遠又生疏的地名。歷史又要把劉銘傳拱成台灣現代化之父,可是他連一條鐵路都蓋不好,根本無法使用。卻把日治時期現代化的建設抹殺,把整個日治時期都描寫成只有抗日。這樣的教育怎能與我們的生活,與我們的文化產生感情的聯結?把令人不舒服不合身的史地套在孩子身上,誰會不哭不鬧的任人套下去?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 小女兒在板橋住的公寓大樓,樓高三十多層,住戶超過一千人。 

    目前一樓全部是公設,其中有一個很大的資源回收區,24小時開放。不但乾淨整潔、也沒異味。我第一次去倒垃圾時,驚嘆不已!裡面排列的幾個很大的回收箱,標示很清楚,也有廚餘回收桶和一般垃圾桶。

    20年前我在新竹園區推動資源回收,所以我知道要推行的初期是非常艱辛的。沒想到這一千個人的社區,可以做得這麼好!不但環保,也造福很多上班族!她們已構想要讓整棟樓單獨成為一個「里」。(07-30-2015玲真)

上一篇:泰雅之子比令‧巴亞斯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只為喚醒沈睡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