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小時候一個很深刻的印象,每到假日,外婆就會帶著我跟哥哥從永和走到台北,那是一段很長很長的路,但是,我從來沒有累的感覺,因為我知道路的盡頭就是「爺爺」的家。

    「爺爺」的住處,沒有玩具、也沒有兒童讀物,只有一疊疊過期的報紙,「爺爺」知道我喜歡讀東讀西的,他會為我收集一個星期的報紙,折得整整齊齊的等我來,讓我一個字一個字的慢慢讀。

    「爺爺」的個性很安靜,外婆跟「爺爺」久久見一次,他們在一起會聊些什麼?我不清楚,甚至,我也不太記得「爺爺」跟我說了些什麼話,因為我的注意力全在那厚厚的報紙。

    只記得「爺爺」的住處有著滿室的陽光,在那裡,我不用急、也不用趕,我有著揮霍不盡的時間,靜靜慢慢地翻著一張又一張的報紙,找尋著有興趣的圖文,彷彿所有的時間就凝結在那小小的房間。。

    我很喜歡那種不倉促趕緊的感覺,那樣的感覺讓我輕鬆、自在、安適,我的心彷彿被一股溫暖的力量托住,我不擔心會有突如其來的大聲把我嚇住,也不會老覺得自己沒做對沒做好而有著深深的愧疚感、隨時緊繃備戰、不輕易放鬆。

    我很喜歡那種不緊張的感覺,那是「家」的感覺。

    從有記憶開始,我就知道有個人住在遠遠的地方,我們不能天天見面,甚至,他是我家的禁忌話題,不能公開提起,尤其在外公的面前;但是,我知道他有把我放在心上,用他的方式疼我愛我。

    「爺爺」的真實身分是外婆的情夫,因為他,我才知道什麼是「家」的感覺,那樣的感覺已經被身體深深地記住,等待日後再度被喚醒的機緣,讓我隨時有「家」可回。

    「爺爺」往生多年,我一直記得他,總覺得他是我生命的起點,雖然我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那又何妨?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怎樣才算同一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