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烤蕃薯的老人
    手伸進爐子
    伸進他多年的天空
    天空掛著蕃薯
    他的臉
    掛住太多昨日的風
    拉扯著久旱的峽谷與山峰
    街上一條條路過的魚
    穿越
    他睜眼的夢
    在夕陽的傾斜裡化成故事的秋
    他的鄉愁醒來
    盯著一床很遠的海灣
    海灣的那一邊
    還睡在濃濃煙霧的火中
    而他的夜已遺失了夢
    太陽升起
    枕頭漂向另一條河流
    游了過去
    跟隨記憶冒起的泡泡
    老人往上浮起
    浮向沒有蕃薯
    新的天空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充滿謊言的歷史教科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金融家陳炘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