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國達人秀》裡一位23歲的口吃年輕喜劇演員德魯林奇(Drew Lynch)的表演。他本來是正常說話的人,因為玩壘球被球擊中喉部,從此變成口吃。4年前的一場運動意外中傷到聲帶神經從那時候開始他便無法像正常人一樣流利說話…他說,「未受傷之前,我曾自以為別人能跟我講話是他的幸運,可能不屑跟像我現在這個樣子的人交往。」受了傷反而讓他有了同理心,他曾經因此抑鬱寡歡好一段時間。但女朋友鼓勵他,要他將這個經驗轉變成表演。

    很難得的是,他懂得把自己的缺陷轉成可利用的資源,用他的口吃講笑話。而他那美麗的黑人女友也願意兼三份工作來幫助他完成夢寐以求。這些笑話都是他自己想出來的,譬如他拿自己在得來速 (Drive-thru) 接點餐無法快速的說話來自嘲,或是模仿導航員說話需要斷斷續續結結巴巴的樣子,雖然不很懂美國的雙關語,但我看他說笑話時一臉自信,卻也自己笑出來的樣子,真的覺得他把口吃點石成金,化為讓人發笑快樂的資材,難怪評審會感動的站起,為他大大的按下了黃金按鈕(Golden Buzzer) ,保送他進入準決賽。

    表演內容大致如下:

    「我對自己聲音很OK了,但有時候還是很掙扎,最困擾的是在得來速工作。因為必須要透過對講機(intercom)很快地點餐,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要在那邊。」

    「我希望有一天人們會用我的聲音來做GPS導航系統,這就會像是:『前方1000英呎處,要左…左…迴…迴轉。你的目的地將會在你前方右手邊…重新規劃路線…迴轉…重新…迴轉…迴轉。』你們應該有我這麼一台GPS。」

    「我相信任何負面事都有方法轉為正向,這也是為什麼今天我站在這裡。但並不是每個人看法都相同,像有一次表演,有個人告訴我:『嘿,你不應該取笑自己殘障。(讓自己的缺陷成為人們笑點)』然後我回嗆對方說:『是…是喔,我…我…剛剛有…口吃嗎?(「我剛剛有口吃,說得不夠清楚喔?」)』」


    人籟萬千 / 藝術人文

       
  • 我當兵的時候,同單位裡有位同袍也是有一樣的問題,連長和排長就聯合起來欺負他,每晚排長都叫他拿報紙到中山堂唸,發現越是逼他,越是口吃,每次只要叫他在大家前面唸報紙的時候,感覺他越唸越緊張,後來我和他聊天的時侯發現他可以講得很順口,或許是因為我都很慢的說,或許是放鬆了,我也慢,所以他這個問題也就少了,他也開心,後來連長、排長查覺到,有事情要交辦就叫我去跟他說。

    接著送到外單位受訓也讓我們一起去,受訓回來後他就去開連上的行政車,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兩個人就成了很好的朋友,他有什麼問題都會跟我說。我告訴他,你放鬆的說、慢慢說,我也是慢慢的說,一直到現在都是很不錯的朋友,直到現在每年還不斷可以收到他從台東寄來的,又大又美又好吃的釋迦,他自己種的。

    我們有時會嘲弄講話結結巴巴的人「大舌興啼」,為台灣人打壓說話多了一個藉口。我覺得對方越是緊張,我們又讓人更緊張的話,反而沒有辦法讓對方做好;如果是我們自己放鬆,讓對方也輕鬆,看彼此的好,讓彼此有空間出來,就可以讓大家都做自己當下的最真、最好。(冠智)

     

上一篇:跟鄉下年輕孩子交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以為讀書就要這麼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