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黃臥雲在《中國傳統文化是什麼文化?》一文中剖析中國傳統文化,聽他娓娓道來,一言以蔽之,就是奴才文化:在上位者虛假的假道學文化配對在下位者對威權的完全服從。

    這個假君子、假道學的儒家皇權思想,以及「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的官民階級觀念,只有到了官逼民反,而民不潦生的地步,才會逼得群雄並起,最後改朝換代,甚至為異族所併吞。漢人最驕傲最欣慰的是,雖然給異族併吞,但異族「都漢化」了,都使用「漢語」了。蒙古人、滿清人都「漢化」了嗎?新疆維吾爾族、西藏的圖博族也都「漢化」了嗎?

    但是中國這個地區概念在幾千年來,歷經數十個朝代變革,這樣的外儒內法的皇權思想與制度,社會崇尚的又是忠君不二的奴才教育與文化,即使被異族統治,官民也大多願意順服在大一統的皇權制度下,固守儒家君君臣臣的奴才身份,不敢做非分之想。歷史上所謂的漢奸或帶路人,有可能搖身一變成為新皇帝的重臣或開國功臣。

    漢奸是一個很詭異的字眼,都說中華民族了,怎麼還會有那麼多漢奸?頂多稱「中(華)奸」吧,於是漢族本位露了餡:沒有中華民族,只有漢族!鄭觀應(《盛世危言》作者)、張之洞等人主張「中體西用」的「中學」,也必須是唯我獨尊的漢學!而所謂漢學又必須是以儒家為中國思想文化的核心。

    李鴻章因用洋槍大砲,得以平定太平天國之亂,成為北洋大臣,總理洋務運動的領袖,在他與日本駐清公使森有禮的對談中,看到他自以為泱泱大國的優越感,但是他所堅持的「中體西用」基本上都是呼應鄭觀應「中學其本也,西學其末也」的漢族優越路數,實質上完全無法揚棄中國傳統的缺點,終究走上被日本打敗的屈辱之路。

    就以服制這麼簡單的事來看,清帝國的服飾難道是如李鴻章所言漢人「追憶先祖遺願的一種取向,作為子孫之輩應該對此尊重,萬世傳承」的樣式?分明是臣服在異族的統治之下,而不得不奴顏卑膝的樣式。

    他的這一論調,經不起時間的驗證,到後來在社會自由選擇之下,不論長袍馬褂,或是滿服滿服旗袍袍,這樣的傳統服飾最後都比不上西方服飾的方便有個性,而被社會大眾淘汰了。

    到最後傳統中國文化就只剩下黃飛鴻腳下一雙功夫鞋了。那些口中到現在還到處宣揚著所謂中國傳統文化的假道學,實質上只是臣服在威權政治底下的奴才文化的擁護者,他們只知「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身為臣民的頂多抱怨一下勞逸不均,暗示一下「我做得好累」,他們鄙賤公民,對「自由人的自由聯合」嗤之以鼻,這樣子的文化人格不可能獨立,不可能理解「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是我的國家」。

    中國傳統文化肯定鎮暴,也肯定抗暴,在西方文化浸入國門之前,中國人除了造反去推翻一個王朝,從來不知道用什麼和平的辦法轉移政權,從來不知道要怎樣改造和改變極其不公的生活方式。

    什麼是同一國?和平轉移政權的才算。真正的同一國必須來自政權和平轉移,任何暴力或戰爭手段推翻前朝,都不能叫做同一個中國。歷史上改朝換代幾十次,曆法正朔改國號,是新政權的標誌。《尚書》記錄的上古(夏禹之前)之禪讓,缺乏証據。只要不是和平轉移政權,新舊政權就不是同一個中國,名同而實異。夏商周春秋戰國秦兩漢兩漢三國晉晉後南北分隋唐五代宋元明清,國號各有各的,都不是同一國,互不隸屬。近代,中華民國亡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蔣介石早就認了。

    「新中國」在1949年由中共「建國」,迄今歷史不到66年。好年輕的新中國!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滑稽荒唐的執政廣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忠於自己靈魂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