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預定的課程是「革命運動的興起」,課教科書裡的書寫重點只有孫文、興中會與同盟會,沒有華興會的黃興、宋教仁,沒有光復會的陶成章、徐錫麟、秋瑾,彷彿推翻滿清獨孫文一人之功。這樣的國中歷史教科書,充滿謊言、扭曲、失真,還要傳承給一代又一代的台灣孩子,想來就覺得煩悶!
    歷史意識是從生命主體出發的自覺與思維方法,但國中歷史扮演的卻是幫執政黨洗腦,以方便統治。形式上的解嚴,絲毫沒改變歷史仍在做統治者的工具。一個沒有以公民權為主體的歷史觀,傳播的完全不是人權立國的精神!人權不張,這個國家根本沒有靈魂!
    1895年被胡適譽為「東亞第一民主國」的「臺灣民主國」,其「建國宣言」中寫有「官吏皆由民選」,並用「公民」一詞替代了「百姓」,117年過去了,臺灣人還分不清「公民」與「百姓」的差別。
    真正值得流傳的台灣歷史是什麼?
    天地為證,我能教給學生的又是什麼?
    不假思索,我在黑板寫上「人格者」。
    「知道63年前的四月六日,台灣發生什麼事情嗎?」,然後,試著讓1949年的「四六事件」在學生心底呈現出清晰的圖像。
    當敘說到「當時軍警憲與學生僵持不下,師院代理院長謝東閔先後兩次進學生宿舍,勸學生交出警備總部所指定『黑名單』上的同學」時,只聽到台下的學生連連喊著「豎仔(台語)!豎仔!怎麼可以這樣!」
    「老師,他們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學生真的很難理解!
    「『四六事件』裡,就只有學生跟政府兩種角色。」
    「想想看,政府有必要用對付暴徒劫匪的手段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嗎?」
    「這是學生的問題?還是政府的問題?」
    然後,再加上一句,「你相信學生也會關心社會,而且他們更純情更勇敢?」在台下的學生會意點頭後,「我們能不能為他們鼓掌,表達我們心中的敬意與謝意?」
    1949年的「四六事件」,國家暴力主謀行兇,一群心繫國家前途卻慘遭政府強權鎮壓的大學生,槍斃、失蹤、被關…,但是,他們的生命必不孤寂,定將傳誦歷史,掌聲來自63年後台灣的新世代。
    真正值得流傳的台灣歷史是什麼?
    台灣歷史中的人格者,深深的期許,傳承先輩的精神、胸襟與抱負,天地為證。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那一年,總統教我們的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烤蕃薯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