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臺北大直的六號戰俘營)

    「福爾摩沙戰俘營王慶寧及「終於退潮了,但沒穿褲子的也跑了(管仁健)」,苦澀感從內心深處湧現,感覺到我們的社會如此不真與扭曲真相,想哭眼淚卻掉不下來。

    「福爾摩沙戰俘營」一文說:二戰結束70週年,世界各國都在盛大舉行各種紀念活動時,曾因日本戰俘營而在二戰史上留下特殊意義的台灣,卻相對沉默。二戰時期,德國囚禁、屠殺猶太人的《奧許維茲集中營》,還有紀念因為原子彈爆炸而犧牲者的日本廣島和平紀念公園,都因為在人類歷史上的特殊意義而成為聯合國認可的世界遺產,但是台灣二戰時期戰俘營的意義和價值,卻相對在歷史的洪流裡被淹沒、遺忘,實在可惜。

    我想:台灣人的社會價值觀,很可能會以曾有「福爾摩沙戰俘營」為恥,所以刻意掩飾甚至淹埋真相,造成了「因為遺忘歷史,所以也被世界所遺忘」的命運。但是國民政府遷台以來的祖國認同情結與愚民政策,讓我們去南洋化、去日本化、去原住民化,也去台灣化,幾乎失去了所有在台灣曾經存在的種種事實。

    管仁健的文章則讓我看到從1953年的「東山7烈士」到2005年的復興航空松山飛金門GE235班機空難墜河事件,台灣社會是怎麼造神和自欺欺人的。從小到大,我們一直受黨國的豐功偉績教育所催眠,仰慕神化英雄,自欺欺人而不自知。

    相對王慶寧在文中則告訴我們70年前,二戰末期曾在福爾摩沙戰俘營受囚的美軍的菲律賓總司令溫萊特、英軍的馬來西亞總司令白思華,在重獲自由後,均受邀至美國密蘇里號參加受降典禮,站在麥克阿瑟將軍身後,見證歷史性的一刻。

    看看70年前,英美等進步國家是如何見證歷史的,英雄不需要掩飾其曾戰敗被囚的事實,一樣可以在歷史的光榮時刻代表國家受降。看看今日的中國和北韓的領導權威的耀武揚威,和ISIS也相距不遠,我們還要相信這樣造神運動的國家嗎?

    沒有歷史真相,台灣是無法生根、也不可能開枝散葉和花果並茂的。如果沒有在網路學習,或許我從來不會知道國民政府遷台以來的愚民教育是如何讓我們幾乎失去了認識台灣歷史的機會。因為活到老學到老,也不願意逃避歷史,我才有機會慢慢了解曾經以及現在許許多多志在凝塑台灣魂的有識之士,一生在生存、情感和靈魂上所面臨的痛苦及挑戰。

    想像我1952年在豐原布袋會社(帝國纖維株式會社豐原製麻工場)出生,卻不知我的出生地在1945年(7年前)給美軍B-25轟炸機炸毀,這樣子我也算土生土長的斯土斯民嗎?


    國民精神 / 歷史人文

       

上一篇:一千吻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共專政下的股市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