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20156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用5:4的投票結果,宣佈同性婚姻合法。正當網路上認同同性婚姻的網民互相廣傳慶助這樣的大好消息,看到美國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 (John Glover Roberts, Jr.) 發表29頁異議書反對意見《5個人決定幾億人的生活方式,我異議!》,裡面談到: 

    「最高院不是一個立法機關。同性婚姻是不是一個好想法與我們無關。根據憲法,法官有權力陳述法律是什麼,而不是法律應該怎樣。憲法的締造者們授權法院行使判斷,而不是蠻力或是意願。」 

    最高法院不是針對上訴方不同意州高等法院的判決而上訴到最高法院的案子做判決嗎?這不正是在陳述法律是什麼嗎?最高法院認定同性婚姻合法,這只是陳述婚姻的意義,不是嗎?難道憲法上有明確地定義婚姻? 

    他說:「憲法完全沒有提及婚姻,締約者們而是完全授權州政府調節丈夫與妻子之間的家庭關係。毋庸置疑,在建國時,每一個州——每一個州直到十年多前——都將婚姻的基礎放在傳統和生物學。本案中的四個州也是同樣。他們的法律,在建國前後,都將婚姻定義為一男一女之間的結合。甚至當州法律沒有明確定義此的時候,沒有人會懷疑婚姻的意思。婚姻的意義無需多言。」 

    如果他不同意最高法院多數決,他應該提出程序問題,或是棄權反對,他沒有做這樣的立場宣示,卻是在投票落敗後,提出這樣的異議,堅持傳統和生物學上對婚姻的定義和詮釋,堅持必須由各州法律決定婚姻的意義和型式。  

    「最體現多數法官令人震驚的司法霸權的便是他們對於同性婚姻公眾討論的描述以及不屑。的確,多數法官承認在一邊是數千年的不同文化的人類歷史。但是在另一邊,有著許多的訴訟,許多深入的地區法院判決,無數的研究、報告、書籍和學術論文,以及超過100份法院之友。為何我們要讓此民主進程繼續下去?現在就是憑藉五個律師更好的理解,讓最高院來決定婚姻的意義的時候了?」 

    他覺得最高法院的判決,是司法霸權,他認為應該透過國會或州議會民主決策程序來定同性婚姻的合法性,最高法院的五個人讓同性婚姻失去一個被真正民主承認的機會。但同性婚姻是人權問題,不是多數決可以決定,當然要從憲法的角度來詮釋。是人權問題就不需要得到民主的承認?就像父母脅迫子女嫁娶是冷酷反人性行為,就像奴役(強迫勞動、人口販賣是反人類行為,廢奴或防制人口販賣罪是天經地義,不需要得到民主決策程序的承認。 

    最高法院並沒有決定幾億人的生活方式,他們只界定了什麼是兩人自由結合的基本人權,他們幡然醒悟多數人不應該再霸凌少數同性者應享有的婚姻權利。如果最高法院做了相反的判決,他們才是決定了許許多多同性戀者自由選擇他們的生活方式,也默許了或鼓勵了保守派異性戀者對不同性傾向者的歧視,甚至仇視。 

    同性戀者不應該是州議會或國會以民主程序動員選民恐懼與憎厭的對象,多數異性戀者沒有權力剝奪少數同性戀者追求幸福的權,美國國內有更重要的公共議題要面對利,最高法院只是結束國內無厘頭反同的30年戰爭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天氣惡化不是共業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句句哈利路亞不同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