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上一次坐在主持人的位置,是「憨膽」的狀態,這次,卻是在幾年後、已經「懂很多」的狀態。很久沒有這麼焦慮了。胸口有塊石頭壓著,悶悶的。

    我告訴自己我要歸零,我要沒有成見,我要活在當下,但那都只是夢囈般的喃喃自語,沒有任何說服力,當下身體感受到的就是胸悶、口乾、呼吸不順,彷彿要窒息,渾身不對勁,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想起了大學畢業後第八年的秋天,我到紐約短期居留、演出,母校的老師特別幫我安排一個小型的示範演出和討論分享。我和同學從紐約開車出發,往母校所在的康州中城前進。

    隨著我們越來越接近目的地,我的身體就越來越沉重、僵硬,我覺得我背負了又厚又重的期待,而我的喉嚨和胸口,填滿了自責,我覺得我辜負了一切的期待!

    演出時,我跟我的舞蹈是分離的,我一面跳、一面否定自己在做的事情,甚至,感覺到些許憤怒,天哪,我怎麼那麼遜!天哪,我在幹什麼?我把憤怒發洩在動作中。那之後的討論分享,我也覺得心不在焉,卡卡的。

    對於我的舞蹈創作,我所選擇的生活,我從來就沒有完全說服過我自己,我又如何能說服別人?聽到讚美,我不相信,聽到提問,我就升起防護罩,躲閃,攻擊。

    一位老師看出我的困難,建議我可以像她妹妹那樣,拿個學位,然後在大學教舞,但我知道,那也解決不了我內心那種「需要被肯定才覺得自己值得」的焦慮。

    多年來,這個焦慮讓我非常在意自己的表現,深怕一個閃失,我就失去了被愛的資格。所以,我的努力認真中,總有些緊張和用力,因為駭怕,而企圖牢牢抓住一切。結果抓得越緊,反而越容易擦槍走火。

    曾經,在一支舞作中,我們有一整段舞,要把咖啡杯傳來傳去,一再提醒自己要小心,但杯子卻還是從我手中溜了出去,跌落地板上,發出令我羞愧的巨大聲響。

    事情搞砸的時候,就像求學過程中,考試考不好、書本忘記帶,會被老師打手心,我也如法炮製、在心底鞭打自己,如果搞砸的過程中剛好有合作夥伴,我就會不經意地在語言中以暴力相向,指責、怪罪,透過傷害對方來發洩自己的失望,透過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的位置。

    那種需要被肯定的焦慮也讓我停不下來,必須一直找事做,必須一直看到自己有在充實、在進步,必須一直表現出自己很有用處的樣子。有一次,好友看完了我獨舞的排練,對我說:妳可以不用一直動一直動,妳可以停,讓人看見妳。

    原來,一切的動,都只是為了隱藏自己,只因為害怕自己被看見,害怕別人眼中的我不過如此,根本不值得被愛。

    這樣的焦慮,一直都在,理智上知道那都是毫無根據的亂想,但是,遇到狀況了,身心有反應,那就代表還沒有過去。

    現在不面對,更待何時?

    晚上共修小組,大家分享自己學法以後的翻轉與受用,也觸及到了這個核心議題:覺得自己不夠好、不值得,不相信自己可以連天接地、成為法身,是大家共同的問題,有一部分原因是我們的養成教育,讓我們很會批判自己,很習慣貶低自己,而在大部分人際互動中,透過言語暗示的,也都是條件式的愛,例如:「你不乖媽媽就把你丟掉」、「聽話,才是我的好兒子」,或者是劃不清界限的情感勒索:「我這一輩子犧牲,都是為了成全你」、「你不找一份安定的工作,讓我很煩惱,很沒有安全感」

    因為有條件的對待,因為情感的勒索和依賴,我們都被鎖在我們要彼此扮演的角色中,活不出主體性,我們很難體會那種對事不對人的自然流動、絕待天地的寬廣踏實。

    從不信到信的關鍵,究竟在哪裡?為什麼有人會受到耶穌的召喚:「背起你的十字架來跟從我」,而捨己從神?聽過一些宗教徒的見證內容是,信主或信佛,幫助他事業順利、家庭和樂,或者是一些奇蹟或祈禱靈驗了,但總覺得那樣的見證還是有條件的交換,而不是無條件的信心。

    回到家,隔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我感覺自己已經準備好要面對。打坐的時候,先調整好坐姿,讓中心線接天接地,呼吸的韻律出現後,輕輕地引導自己再度去感覺那個胸悶。

    胸悶裡藏著、眼巴巴盼望著愛的乾渴,藏著害怕被否定所以乾脆先否定自己的殘忍,藏著那種想連結又不敢連結的退縮與疏離

    我知道這都是浮現在表層的東西,我跟著身體潛入更深的地方,我感覺到那裡流動著一股無比強大卻又安靜的能量。

    瞬間,像是轉對了頻道,我進入了這個永恆的、生命的底蘊,絕對的寂靜,但又轟隆轟隆的、滿滿的都是聲音,我聽見了這一生中、早分不清是誰的、所有的焦慮、恐懼,我聽見了這些焦慮、恐懼的底層,其實是震耳欲聾的慈悲在吶喊。

    我們或許站在逆風處,或許站在最低谷,或許鎖在幽閉的牢籠,或許正在舔拭著自殘的傷口,但每一個挫折無助的背後,都是慈悲在吶喊,努力著要讓我們聽見。

    慈,每個人都想對人好,只要有能量,就一定願意給。

    悲,苦不分彼此,一體承擔。

    在接天接地的坐姿裡,淚水軟化了胸口的僵硬,也柔和了感官。很自然地想起生命中的每個人,每件事,都覺得好感動,好值得,因為我聽到了,我終於聽到了。而且,不會再忘記。

    相信人,不是相信人的恐懼,而是相信,恐懼是為了找路,是為了穿透恐懼,潛泳於人性真正的嚮往,真正動力的泉源。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這樣的訂單不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天氣惡化不是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