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侯嘉理(Gary Haugen)TED上的演講---《這世界必須正視的造成貧窮隱藏原因The hidden reason for poverty the world needs to address now》,談到造成貧窮的隱藏原因是無所不在的暴力,他呼籲大家要正視周遭的暴力,幫助那些貧窮的家庭免於暴力的脅迫和凌辱。但是國家公權力的不張,難道不是最大的問題嗎? 

    他說他很容易流淚,但覺得這是好事。他談到感同身受的悲心(compassion)這個英文字是從兩個拉丁文 cum passio合併而來的,意思是共同承受。他是人權律師,華盛頓國際公義協會主席,曾任美國司法部民權科檢察官,聯合國盧旺達種族大屠殺調查組總監,及人權律師委員會成員,本來一直在處理警察凌虐事件,1994年,他被聯合國選派到盧旺達負責種族滅絕調查,他看到、觸到、感覺到的是一種說不出的苦難。誠如愛爾蘭政治哲學家埃德蒙·伯克 (Edmund Burke) 說的:「惡人得勝的唯一條件就是好人袖手旁觀。(All that is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that good men do nothing)」,他感受到這個世界完全失去了感同身受的悲心,才會有這麼大的災難,他卻只能在心裡黯然流淚。 

    另一方面,他卻覺得他所參與的組識在對抗世界上的貧窮上,是成功的。 

    他舉了自己第一次認識到什麼是真正的貧窮的經驗:他偶遇一位桑比亞的三個孩子的母親維納斯,窮到用完最後一滴油,然後眼睜睜看著自己營養不良的小兒子彼得活活餓死。但這樣的悲劇的起源卻是他先生過世後,惡鄰居布魯特斯暴力搶走他們的家産,將他們趕出家門的結果。 

    他說35年前,每天有40,000人死於貧窮,到目前每天雖然還有18,000人死於貧窮,但是一年已經少了800萬人,這是他覺得對抗貧窮上面的成就。 

    他說極端貧窮的定義是每天生活費不到一又四分之一美金的人,從35年前佔全世界50%,減少到目前僅佔15%。但是如果將貧窮的定義提高到每天生活費低於2美元,就會有20億人進入到貧窮之列了。 

    他舉了一個瓜地馬拉貧窮小女孩Griselda的例子,為了能脫離貧窮的夢想,她離家去上學,卻在途中被強暴,讓她永遠無法圓夢。據統計,全世界15歲到44 歲的婦女被凌虐和強暴造成的死亡比瘧疾、車禍和戰爭造成的死亡總和還要高。而到今天世界上還有等同加拿大人口約3500萬人在當奴工,這些人被迫在烈日、在惡劣環境下工作,有的甚至背負上百公斤的重物,被奴役、被凌辱。 

    根據全球奴隸制指數(Global Slavery Index) ,今天全世界估計有3600萬奴隸,另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 估計,有200萬兒童被人口販子做商業性交易,大約40億人過著沒有法律保護的生活。 

    美國國務院最新公布的《2013年人口販賣問題報告》說,中國是一個被販賣人口的來源地、中轉地和目的地。報告把中國、俄羅斯和烏茲別克三國列為全球打擊人口走私最不得力的國家。來自緬甸、越南、寮國、新加坡、蒙古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等亞洲鄰國以及俄羅斯、歐洲、非洲和美洲等地的婦女和兒童被販賣到中國後,被迫從事商業性交易或作苦勞。 

    他說窮人最怕的是暴力,而這種暴力侵犯的情事每天都在發生911這樣的報案電話,反應時間都至少要10分鐘,即使在美國某些州因經費關係,警力不足,某些時段報案也沒有用。而在開發中國家法律更是無法有效保護窮人,這些地方的有錢人不需要法律的保護,他們自己雇用私人護衛,數據顯示私人的護衛是公眾警力的57倍。所以窮人只能自求多福 

    為對抗遭長期忽視的全球流行暴力,使窮人免於暴力的侵犯和威脅,侯嘉理成立國際公義協會(International Justice Mission)。協會已成功協助柬埔寨王國(高棉) 童妓銳減,過去4年,菲律賓宿霧市的童妓少了近8成。 

    很贊嘆他挺身而出,為世間公平正義而奮戰的精神。然而,真正該成為所有人安全保障的公權力呢?國家的公權力為什麼反而被財團收買利用、被當權者據為己有,反而用來對抗爭取權利和公平正義的人民。 

    這是所有沉默不知道起來為貧窮和弱勢族群發聲的有錢、有權、有閒的人最可恥的地方! 

    孫輩們會問我們:「當全世界有20億窮人陷溺在每天無法無天的暴力混亂中時,阿公阿媽,你們在哪裡?侯嘉理盼望我們可以回應:「我們這一代有感同身受的悲心,我們站出來說話,我們停止了暴力。」 

    侯嘉理16年前出版一本書公義在望:在充滿威脅和欺騙的世界中心存盼望(Good news about injustice : a witness of courage in a hurting world」」,說神與不公義敵對,有不少勇敢的基督徒挺身而出爭取公義,並呼籲基督的身體作出尋求公義的行動。當他面對《盧旺達屠殺》那樣的人間地獄的時候,他仍然堅信以下四個真理:第一,神愛公義,同時恨惡不公義。第二,神憐憫因不公義而受苦的人——無論他來自世界上哪個角落,沒有差別和喜好之分。第三,神審判並將施行欺壓暴行的人定罪。第四,神積極營救不公義之下的受難者。這四個真理讓他在這個充滿威脅和欺騙的世界中心存盼望。

    佛教徒面對不公義做了什麼呢?套句德蒙·伯克的話:「惡人得勝的唯一條件就是佛教徒袖手旁觀。(All that is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that Buddhists do nothing)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上一篇:九二共識的歇後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月娘个眠床(台語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