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1999年《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The Phantom Menace》的女演員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今年回到她的母校哈佛大學(16年前入學,12年前畢業)畢業典禮上演講,對其中一段話印象很深刻:

    她說,你的「沒有經驗」是一項資產,會允許你用一種最原創(與眾不同)的、最不傳統的方式思考。所以,接受你的「沒有經驗」(無知),把那當成你的一個資產來使用。Your inexperience is an asset in that it will make you think in original, unconventional ways. Accept your lack of knowledge and use it as your asset.

    她舉自己為例。當初「黑天鵝」導演在遴選女主角時,她跟導演說,她基本上是個芭蕾舞者,而她也真心地這麼認為。然而,等她得到了那份角色、開始工作後才明瞭,其實她距離真正的專業芭蕾舞者,還差了15年的訓練!

    回想起來,她認為,如果那時她知道自己的侷限,她就絕不會冒險接下那個角色。結果她冒的險,反而造就她個人及職業生涯最大的成就之一!(The point is, if I had known my own limitations, I never would have taken the risk, and the risk led to one of my greatest personal and professional achievements.

    她真的是一個非常爛漫的人!

    很認同她的說法,因為我有曾有類似的體驗:

    大女兒讀高一那年,加入了學校的弦樂社。開學後不久,她愁雲慘霧的跟我說,社團快倒了,因為上任社長做社服T shirt時,欠了很多錢、社團找不到大提琴和中提琴老師、社團樂器老舊且不敷使用社長不知如何是好,要大家回家跟家長求救。

    那時學校補助的經費,只夠找一個大學生來教小提琴。社團課隔週才一次,學生程度又非常參差不齊,那大學生也沒頭緒!

    女兒說,沒有家長想出面!

    我想都沒想,一頭就栽了進去!我唯一有的音樂經驗,是從小學五年級到大一時,學了九年鋼琴。我雖然從小聽古典音樂,但從來沒摸過小提琴、更不要說大提琴或中提琴了!

    我請女兒的鋼琴老師推薦一個可以「通吃」的提琴老師,然後我們就慢慢的進行「拯救弦樂社」的工作。

    鋼琴老師也是個很爛漫的人!社團就在我們配合下她負責音樂、我負責行政,不但重新站了起來、還辦了小型音樂會、最後甚至大張旗鼓,從國小部和雙語部招考高手來加入樂團。原先社團成員只限於國中部和高中部學生

    一年多以後,樂團先拿到新竹市弦樂比賽優勝的佳績、再代表新竹市參加台灣區比賽,也獲得優勝。我們也組了三重奏、四重奏和五重奏,比賽表現也都很好!

    寒暑假時,我們還舉辦音樂營。最難忘的那個暑假音樂營,前後二週,每天從早上九點到下午四點。除了術科的課(分部練習、團練),我們還安排了音樂史、樂器保養、戲劇等課程!

    我永遠忘不了最後一天、最後一堂課、用氣球打水仗時,70個年齡從六歲到十七八歲的孩子們、和老師們嘻笑尖叫追逐、渾身濕透狼狽的那一幕!

    我也忘不了我們在清大大禮堂最後一次的公演。壓軸的曲目是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由我們的A團(程度最好的那團。還有B團和C團)和新竹高商的管樂團合作演出。當時有個小提琴老師聽到我們要挑戰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很不以為然,覺得我們太好高騖遠、不自量力。

    老實說,我們的水準當然和職業交響樂團相差甚遠,但是,我們還是決定要挑戰。

    我還記得我一個人獨自守在後台,聽到音樂響起時(其他家長都坐到觀眾席,驕傲的欣賞孩子演出),不禁感動到落淚!

    以內行音樂人的耳朵來聽,結果一定是離離落落!但相信孩子們在過程中學到很多,不管是在琴藝上,或與人相處配合方面;不管是在音樂、還是人生。

    不但孩子們在樂團中認識了很多朋友,家長們也因參與家長後援會的工作結識、成為朋友!(我因此交到一個美國朋友!)

    如果當初我以我不懂弦樂器為由、沒伸出手來,是永遠不會有那三年美好的記憶的。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黑鯨咖啡館的阿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九二共識的歇後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