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在火車站附近買早餐蔥抓餅。之前是一位年約六十左右的婦人在做,但最近幾次都是一位年輕的女孩在做。因為火車站前來往的人較多,我曾在此遇到有人對我講些不正經的話,所以我就問這位女孩:「妳會不會覺得這裡龍蛇雜處,有些人看起來不很正經?」她說:「不會啦!我媽媽在這裡做生意幾十年了,都認識這一帶的人。妳講的那些人也都是住在這裡或是這裡人的親戚,他們只有喝酒時會有點瘋癲,但因為都認識,就覺得沒什麼啦!」

    這時有一位似乎喝了酒的中年人過來跟她說話,我聽不懂他說什麼?但女孩知道他點了一份蔥抓餅不加辣。後來又有一位臉看起來有點兇惡的男人走過來,一屁股坐在攤子旁的塑膠椅上,和來往的人攀談。忽然覺得,雖然這些人是社會底層的人,但因為生活在比較有人情味的鄉下,他們說話有人理,有人聽得懂,並且隨時有位置讓他們坐,所以他們雖然不得志、或被輕視,擺臭臉,偶而瘋癲,但好像沒有人是暴戾到危險的。會不會這也是為什麼隨機殺人者多是發生在都市有關?

    當殺女童的兇嫌被警察抓到時,很多氣憤的民眾上前毆打他。可是我和女兒都覺得這些民眾自認為正義,就衝上前去,以暴力發洩憤恨,這和兇嫌又有何差別

    看到一篇2008年《秋葉原事件》報導,加藤智大以貨車衝撞行人 ,並持刀殺死行人、造成7死10傷的無差別殺人事件,兇手被警方抓到後,他的家屬不斷收到恐嚇電話,他的弟弟在幾個月後上吊自殺,他的媽媽崩潰住院,他的爸爸辭去銀行工作,從此隱姓埋名。自殺的弟弟曾說:「加害人的家屬不能有幸福。」

    不管加害者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都該交由司法來審理,其他人不是法官,不能用自己以為正義的方式來對待兇嫌或是他的家屬。否則又會毀掉另一個家庭。

    更何況從法律哲學的角度看,國家都不一定有權剝奪犯罪人的生命,法官又不是死神,老天可有授權他判死刑?日本兇手作家永山則夫20歲時因連續殺人,在1997年執行死刑)在其《無知的淚》中說,如果沒有死刑,我後兩件的殺人就可以阻止;因為有死刑,兇手會覺得殺一個不夠,多殺幾個才夠本」,這簡直就是在嘲弄一命償一命的社會心理機制!

    當年陳進興的兩個兒子幸好及早被教會人士送到國外,過著正常有信仰的生活,現在也都正常的長大成人。如果當年還留在國內,依照千夫所指的環境,他們將難逃他爸爸的命運。

    延伸閱讀:有一種愛我們還很陌生 (余虹)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自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賣出真食材需要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