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鏡頭
    試圖以廣角
    征服世界

    想再加工精煉的
    壓下大拇指
    裱褙

    記憶重複著
    壓縮

    解壓縮

    幾顆結了晶的半成品
    過程中
    抖落

    於是在透明的假想中
    我們開始渴望自己
    我們

    尋覓自己
    幻想自己
    雕刻自己
    膜拜自己

    我們
    用陌生的名字呼喚
    自己

    而這樣冗長且不精密的過程
    皮肉之傷難免

    只要
    裡面那一盤淺淺的水
    真的只是一盤

    淺淺的水
    不潑灑出來

    不潑灑出來
    直到

    盤底只供奉一朵白色的
    凋零

    自拍的人
    揉了揉眼睛
    拾起脫下的戲服
    走入光圈

    七道反射之後
    瞥見
    鏡面的邊緣

    男子
    伸展著勻稱的裸體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澳洲學生送給中共的文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別毀掉另一個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