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小兒子回家,順道邀他到十八尖山走路,Mia那天幫他調音,發現他的氣偏於心輪上半部,建議他多運動。現在他肯為了最愛的歌劇而走,過去怎麼邀他就是不肯動。夢想果然就是北極星,這麼強大的吸力,讓小兒子願意洗心革面,願意改變習慣,嘗試運動。

    他邊走邊跟我聊,從會考結束後,他身心放鬆很多,很敞開心跟我說他的損友,跟我說他的夢,跟我說為什麼每天褲子總是很髒的原因,跟我說他每次發呆是在做什麼,也跟我說這三年他自己觀察與改變,跟我說為什麼喜歡魅影,跟我說許多這個年紀別人會做的他不會去做的,別人不會做的他會去做的事,……我帶著師隨念來傾聽,打開耳,敞開心,張開眼,把過去框框套套先拿掉,以同學的身分與角色來聽,不是以母親的角色來聽來看來說。

    他說,我這個年紀的小屁孩,是不喜歡跟媽媽一起外出的。我算是少數中的異類,還願意跟媽媽出來走路,同學都笑我,但我還是會去做同學不會做的這件事。聽起來,我還真該謝謝--他很賞臉,沒有拒絕我的邀請。

    「我快180公分,是全班最高的,沒有人知道我的苦,教室課桌椅都這麼矮,我的身體比例是下身較長,上身較短,一百多公分的腳要擠進小小的課桌椅是很不舒服,也很辛苦。所以,我每次就像日本人一樣,跪坐在椅子上,沒有人知道我的苦,導師只會糾正我不可以這樣,卻不知道我在解決腳長的問題。你總說我的褲子好髒,沒辦法啊,教室又不能脫鞋子,我只能穿著鞋子跪坐啊!」 

    靜靜的聽著,每次洗他的褲子總不免唸他幾聲,特別是夏季的制服,是白褲子,不知噴掉幾瓶穩潔!原來是這個原因,有些疼惜他跪坐三年,忍受老師無數次的嘮叨,他回來也沒說什麼。

    他說,每次發呆總是想釐清自己的疑惑,以及老師說出來的話有沒有道理,即使有些充滿哲裡,他還是需要細細的想,到底對不對?他不是像其他孩子,沒有疑惑的,一聽就懂,這就是他喜歡發呆的原因。為什麼老師看他發呆,就說他閃神,說他不專心,…..不管如何,他就是喜歡發呆,忠於自己的靈魂。

    我聽了,很難為他努力適應體制內的教育制度,我和先生很早就知道他比較適合體制外的教育,但附近沒有這樣的一所中學,同時也希望他可以適應體制內的教育制度。忘了他是一個很獨特的孩子,需要很大的空間,讓他的心靈奔放,著上美麗的色彩。聽了他真心的話,覺得他很棒,並沒有因老師、同學視為異類而跟著否定自己的特質,把自己毀滅掉。

    他說,「有位同學人人都討厭,覺得他愛搗蛋,惹人不開心。我看到的是,他不會記仇,事情過了就算了,不會把過去的事揹著算舊帳,發生任何事,會一個人承擔,不會拖人下水,同學很少有這樣的品質。他們只看到他表面上的言行,不會去欣賞他真正的好,他的嘴巴喜歡嘴人而已,他的本質不壞。」

    這名班上的問題學生,讓導師頭疼不已,沒想到小兒子卻可以這麼欣賞他,懂得「看有不看無」,孩子的心思單純與敞開,不會帶著有色眼鏡批判他,沒想到他的觀察與取角比我想像得好,真的不用擔心他,他的心很美,懂得鑒賞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

    這回有Mia幫他調音,讓他懂得怎麼唱才不會費力,怎麼唱才會把音唱準,當她在調的時候,自己還沒發現,這兩天已經愈來愈能領會她教的。感覺很值得,幫助很大。今天的音樂課,老師要全班的學生表演,他還是唱大家最愛聽的《歌劇魅影》,有兩位同學聽出他的聲音跟以前不同,他們都有參加合唱團的,噯!這些同學的耳朵鑑別力很有限,大多數的人聽不出好壞。只有一位同學跟他說他好棒,他很開心。

    聽他說Mia幫到他,很為他高興,回饋他不管別人怎麼看待,都要自己喜歡與享受,單純的學習是最快樂的。

    他說,這三年比國小快樂許多,開得起玩笑,不會像國小那樣小氣,動不動生起氣來,感覺比較喜歡現在的自己,可以跟自己做朋友,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

    我回饋說,「是啊,愈來愈成熟懂事了,知道自己的方向是很棒的。」

    至於他的夢想,就是站在世界舞台唱歌劇魅影,他願意努力。現在會考結束,從考試噩夢中醒來,每天盡興的唱五六小時,深情款款的唱、熱情的唱,讓我看到他的主動、認真、由衷、單純與浪漫,一個渴望成為魅影孩子的夢。


    人籟萬千 / 親子

       

上一篇:誰讓台灣人很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澳洲學生送給中共的文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