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小女兒告訴我,因為這次的高中會考五月就考了,一考完大家都鬆懈了。很多同學開始請假出國玩,她們導師簽請假單簽得不是很高興。從這就可以看出,家長和學生還是抱著是為考試才來讀書的心態,如果真的覺得要出國旅由來增長孩子的見識,平時就可出遊了,為何是大考一考完,大家就覺得上學不是那麼重要。

    我們的教育好像不重視讓孩子練習獨立專注的去完成一件事情,譬如讓他對有興趣的議題完成一項研究,或是寫一篇文章、做一個手工作品、畫一張畫、編一支舞等,一切只要拿出好分數就可。反而我在公視《為了工夫闖天下》的節目裡,看到那些在技職學校裡學習技藝,最後從眾多競賽者之中脫穎而出的,都是能專注在他的手工,且樂在其中的孩子。

    余杰曾偶然把台灣稱為鬼島,結果被台灣有些不喜歡他的人在臉書上罵說,鬼島就好像日本人稱中國人為支那人,有侮辱的意思,不該由他口中講出。但年輕的富申說,台灣人很假,所以才會被稱為鬼島。

    這期《今周刊》,題目就是「假面台灣」。裡頭舉了從選總統開始,設了一個選舉經費的上限為4.2億元,明知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然後超支了也無罰則。再來明知社會上博士生已供過於求,仍每年招收六千多人,導致很多系所是無人去考,很多系所是錄取率百分百。明知醫院評鑑只是填一堆資料,報標準答案,為了得到補助、得到認證,只好花很多時間造假。明知婚喪只是家族間的事,卻總要有政治人物來跑場,才覺得有面子。

    明知12年國教裡頭的比序最後淪為為升學才做志工,為升學才去參加各種科學展,老師也無條件給學生體適能分數滿分,但大家仍裝聾作啞地配合做。明知原本應是看護工的外勞,卻被很多人變相挪去做餐廳的服務、照顧小孩、幫忙家務等。

    立法院掛羊頭賣狗肉,畫餅充饑,例如無法充實國庫的證所稅、一修再修卻始終無法杜絕黑心食品的《食安法》、空有規範沒有財源的《長照服務法》

    明知《長照法》缺工缺錢,也要勉力通過這個空殼的法。整個社會就從小時的教育開始,到老人的照護為止,都充滿了虛假造做,只在意表面的和諧。難怪年輕人會再也看不下去了。

    現在立法院又有新創意,將內政部役政署,改為「內政部人力仲介署」,比照現行的「研發替代役」,規劃起薪19.5K的「產業訓儲替代役」,比起一般替代役、義務役每個月實領最低才 6000 元左右好多了,每年名額才3千位,役男會不會搶著申請?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高檔博物館遇上低檔訪客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想在國際劇院唱《歌劇魅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