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友人提到有部2006TV電影叫「少年的秘密(L'Enfant du secret)」,敘述18世紀的歐洲仍有貴族因害怕聾啞的兒子會影響其他子女,就把他藏在莊園。幸而有德雷沛神父(Abbe Charles Michel de L'Epee, 1712-89)願意對這樣的小孩伸出慈愛的手,讓他得以打開心扉。

     

    之前看過「叫我第一名(Front of the Class)」,這部2008年電影,描述「妥瑞氏患者(非自主的發出怪聲和頸部抽動)」的故事,也才20年前的事,當時因為對妥瑞氏這種病還不了解,所以若是家中有這樣的小孩大都讓他休學在家,免得遭人歧視和欺負,也擔心影響到別人。但故事主角幸而有開明的母親不斷鼓勵他,學校校長也能利用集會時,向大家解說妥瑞氏病,讓大家能接受他。就是因為有這些愛心人士的努力,以前被誤解、被歧視的病才漸漸被社會所包容。

    男主角Brad Cohen後來還成為一位「他從沒有過的好老師(Tourette Syndrome Made Me the Teacher I Never Had.)」。

    每對父母都期待能生養出一個健全正常的小孩,一旦生出稍有缺陷的小孩,很多都會偏向怪罪婦產科醫師檢查不周全或接生過程有瑕疵。超音波或羊膜穿刺其實有其限制,它無法檢查出盲啞聾等天生缺陷,也不一定看得出手腳是否健全,也無法得知小孩是否有自閉、過動、腦麻等疾病。婦產科醫師除了日夜都要承受隨時要接生的壓力,還要擔心產婦家屬一旦看到小貝比有任何缺陷,就要找醫師麻煩,甚至告上法院。

    歐美國家現在反而較能接納這樣的小孩,他們會覺得任何孩子都是神賜的禮物,非常有愛心的家庭還主動收養亞洲出生的這些有些缺陷的小孩。曾看過一位美國小兒科醫師因自認為自己有照顧小孩的專業知識,所以在能力範圍內收養了很多這樣的小孩。他帶著他們去露營爬山,讓他們去發展出自己的興趣,栽培他們去讀自己喜歡的科系。談到這些小孩,他是一臉的榮耀。感覺亞洲人就好像比較缺乏這方面的愛心。


    人籟萬千 / 親子

       

上一篇:美甲業紐約與台南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高檔博物館遇上低檔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