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下班前幾位同事在一起,談到同事間個性差異與對人的敏感度。

    大家的感覺是從小在鄉下或貧窮家庭長大的人,一般來說比較會察言觀色。或許是因為都市中人際關係的疏離,富有的人家也比較不用看人臉色。

    一位同事話題一轉,就回憶他小時候的生活情形,五六十年代的台灣,大都還是用爐灶在燒柴煮飯,那時的辛苦是想像得到的,但是那樣的不方便也鍛鍊出上一代台灣人的刻苦耐勞。

    想到中午理財講師說薪水減去儲蓄等於支出,這是上一代的觀念,但是現在的年輕一代是薪水減去支出才等於儲蓄。

    講到薪水,他說現在年輕人靠薪水不可能買得起房子,隨便市區一間房子就要兩千萬。我想到兩位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工作,有十年以上經驗的研發和業務,他們的薪水和獎金算是高的,年薪都超過百萬元,但是因為各自買了房子,因為要付房貸,連婚後養兒育女都有顧忌。

    談到薪水和房價的關係,他們說我們這一代算是幸運的。一位同事說,他開始到北部工作時,租屋只要三千元,不到薪水的十分之一,現在同樣的情形大概要薪水的五分之一。薪水沒什麼漲,物價、房價都漲得天高。另一位同事說,他還好有早一點買房子,晚了就真的買不起了。

    「這年輕一代以後不知道怎麼辦?」這是我們唯一能給的同情嗎?

    為富不仁惡莫大焉》裡面談到:

    2008年金融海嘯過後,台灣的大多數企業都會這樣表示:如果公司營運沒賺錢或損益平衡,說明公司的經營還不穩定,希望員工共體時艱;但等到公司賺大錢,資本家卻顧左右而言他。在大眾的認知中,公司有利潤,理論上員工應該能夠獲利,但在現實社會中,台灣勞工在台灣完全得不到應有的報酬。根據行政院主計處2013年人力運用調查報告統計,858.2萬的台灣勞工中,357.1萬人月薪資不到3萬元,711.9萬名勞工的月薪資不到5萬元,大量的勞工淪為窮忙族。

    但是,誰才是始作俑者?這個被老一代台灣人罵做『賊仔政府』的黨國體制,先是用二二八、白色恐怖,讓台灣人因恐懼害怕變成了順民,再幫助邪惡財團、貪婪的企業家把台灣人從上一代壓榨到下兩代,讓我們在柴米油鹽的生活困境中,好不起來,走不出來,最後多數台灣人只求個溫飽,沉醉在自己的小確幸中。

    「我現在幾乎每兩週都回去南部看母親,路途是遠了一點,但是想到即使母親再活個2年,這樣子也不過相處幾百個日子。真的不多了!」

    這就是這一代多數台灣人的小小願望嗎?做一個孝子賢孫?然後期望老了之後,自己的孩子也一樣孝順?

    我們孩子以後連自己的小孩都養不起,怎麼期望他們照顧我們、養我們?」聽到這句話才知道,其實大家很清楚,想像將來老苦孤寂的背影,我們這一代比下一代好不了多少。

    只是我們這一代多數人還是在做夢,還是不願意醒來而已。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祈禱後,一切就流動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小心祈禱變成偏執的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