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聞思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之二:林茂生和王添灯的故事,才知淡水河曾經是二二八英靈的墳場之一…. 林茂生,別號「耕南」,生於1887年,屏東東港人,是台灣第一位哲學博士,曾任台大文學院院長,留學日本和美國,一生貢獻文化與教育,篤信基督教,在日據時代,對日人推展「皇民化運動」,請他擔任文化部長籠絡他,但是他始終未改漢姓,與家人也以台語交談,不講日語。其子林宗義回憶他的父親當時的心情:「他是心心念念地期望回到祖國的懷抱,他認為台灣人回歸廣大的祖國,台灣青年才有前途,在日本統治下,永遠不能出頭天。」 1945年創辦了《民報》,國民政府來台之後,陳儀政府表現在政治上的貪污腐敗,卻開了台胞五十年來未開之眼界,抵台國府軍軍紀之敗壞,更是難以想像!1946年一月底到二月上旬短短十餘天之內,《民報》就揭露六則貪污的新聞,勇於揭露當時政治社會的黑暗,為民喉舌。 對「祖國」的嚮往到對「祖國」的適應不良,某次林宗義問父親:「你看台灣人有希望否?」他長嘆一聲,然後緩緩地說:「若有若無…我們想像中的祖國,與實際的實在不同….」 1947年3月10日半夜,八個人乘坐一輛車,先把他的房子團團圍住再敲門,對林茂生說:「陳長官請你去說話。」一個年近六十歲的社會菁英,從此一去不返,當時還有七、八位紳士也同時莫明其妙失蹤,連屍首都找不到,罪名始終不明白,有人傳說,他被裝在蔴布袋內,丟入淡水河裡。 一個憂國憂民的知識份子,就如此平白無辜地被極權統治的政府所謀殺,讓人悲痛!記得曾經讀過陳永興寫過的一篇文章裡描述林茂生的夫人對兒子同時也是台灣精神醫療領域的先驅者林宗義說:「你不要恨他們,你要用教育讓他們知道他們錯了….」篤信基督幫助他們用愛面對與度過,不是用仇恨與暴力回應,那是何等的心量!在苦難中對上帝依然信心清淨,相信真愛才是一切問題的答案。 王添灯先生出生於1901年台北新店安坑,是一個著名的茶商,是戰前台灣茶葉界的佼佼者,經營茶葉之餘,在日據時代就熱衷於地方自治運動,他經營的「文山茶行」也是一群關心時政人士的聚會所,1945年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他們將孫文及蔣介石的相片掛上了牆壁,可以看出他們對新時局的期待。 1946年當選省參議員,在議會中的發言,咄咄逼人,其中最引起社會轟動的一次質詢是有關「台灣糖包」和「白蟻吃鴉片」的質詢。前者揭露的舞弊中,台灣人民就被奪去120億台幣。後者是針對專賣局長任維鈞專賣局長吞沒鴉片70公斤,私運香港變賣一事,質問任維鈞:「你知不知影專賣局報銷70公斤鴉片這件代誌?」任維鈞回答:「據說給白蟻吃掉了!」經過試驗證明白蟻不會吃鴉片,是被人吃掉的。 1945年和其他人創辦《人民報導》,擔任社長,又於1946年創刊《自由報》,批評時政。1947年二二八事件之後,擔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的「放送頭」(宣傳組長),沒想到3月7日開會之後決議的42條處理大綱的要求,被陳儀拒絕,回來後在電台廣播整個交涉的過程。3月8日,台北盛傳國民政府援兵已抵達基隆的消息,朋友建議他暫時離開家避一避,但是被他拒絕,他說:「敢做敢當,不應迴避,讓人家看看台灣人是有骨氣的。」 3月9日清晨,憲兵包圍王添灯的家,他在睡夢中被拖走,同時懷裡的一只金錶也被軍人摸走。根據一位目擊者的回憶:「他被抓後,被打得鮮血淋漓,但是他絕不屈服,反而大罵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張怒罵他:「你這個野心家,想當台北市長…」他回答:「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當台北市長,但是如果台灣人民要我當,我就當….」張慕陶暴跳如雷:「好!就讓你到陰間去當台北市長吧!」言畢,命衛兵往王添灯身上淋汽油,拉到一個地方,點火把王添灯燒了。又聽說,他是被裝進汽油桶中燒死。然後被棄入淡水河中。 有人說二二八消失的菁英可以組成一個強而有力的國會,在那個風聲鶴唳的時代,一個個關心時政的知識份子罹難,如今當我們觀賞淡水河的落日時,是否也會聽到淡水河裡二二八英靈的呼喚呢?今天讀著二二八歷史,今天也是鄭南榕的殉道日,他們用生命來喚起大眾的覺醒,換取更多人的活,希望讓以後的人不會因類似事件而受苦,他們希望自己死得甘心,死而無憾,死得有價值,思及此,此刻只有深深的慚愧… 。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上一篇:尊重犯人的主體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每個人都是鄭南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