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聆聽美國人權律師布萊恩·史蒂文生(Bryan Stevenson)的演講,他娓娓道來自己的生命故事,非常引人入勝,在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時,已經被觸動得流下淚來。真希望自己也能夠有他這樣的能力──用最平易近人的態度來討論嚴肅而深刻的問題,並引起每個人內在深沉的反思與共鳴。

    史蒂文生今年55歲,是紐約大學法學教授,25年前創辦「平等司法倡議(Equal Justice Initiative,EJI)」並擔任執行長,致力於解決貧困,挑戰司法系統中的種族偏執。EJI這個公益組織相當於台灣司改會,但它有20位全職律師、另有20位是其他專職人員、實習律師與法學院研究生,已協助115位死刑犯無罪釋放。

    他在演講中提到,今天的美國,18歲到30歲的黑人, 有三分之一在拘留所、監獄裡、緩刑或假釋中。美國的大城市如洛杉磯,賓州,巴爾地摩,華盛頓,則有50%到60%的年輕有色人種在拘留所、監獄裡、緩刑或假釋中。

    「在我所居住的阿拉巴馬州,如同很多其它州一般, 如果你曾經犯罪過,你的公民權利會被永遠剝奪。現在,在阿拉巴馬州,34%的黑人男性人口數已經永遠失去投票權。我們推斷,再過10年後,被剝奪公民權的人數比例將和通過選舉權法之前不分上下。這事實令人震驚。」

    美國南方各州,仍在執行死刑。「刑事案件中,當受害者是白人,被告被判死刑的機率比受害者是黑人時,高了11倍。如果被告正好是黑人,受害者是白人, 那被判死刑的機率高達22倍。」

    在種族歧視與隔離的年代,在這些州的很多社區裡,人們成天生活在可能被處私刑、被武器攻擊的恐怖威脅中。一些經歷過那個年代的老人見到了他,對他說:「史蒂文生先生,你四處演講,請告訴人們,不要再說在美國歷史中,911是我們第一次遭遇恐怖攻擊。」 他們說:「告訴聽眾,我們從小就在恐怖威脅中長大。」

    而今,這些州的土地裡,仍埋著那些受私刑而死的人們。試想,如果今天的德國,仍然有死刑,仍然有系統、有目的、且蓄意地處決人類, 而且這些人當中,猶太人又居多數,那會是什麼樣的感覺?當然,今天的德國早已從歷史中得到教訓,廢除死刑了。

    然而,這就是美國正在發生的歷史的輪迴。他說:「恐懼和憤怒的政治操作讓我們相信,這些問題不是我們的問題。我們已經脫節了。」

    史蒂文生敦促美國人正視它們的歷史所帶來的持久影響,希望看到美國南方各地在動用私刑與從事黑奴貿易的地方都應該做出歷史性的標記。

    他的很多客戶都很年輕,甚至是兒童,有一次,他的客戶是一個14歲、貧困的黑人男孩,他寫了一份議案,主旨是:「請視我的被告,窮困、14歲的黑人男孩, 如同一位有特權的、75歲白人 企業經理。」

    他說:

    「從我從事的工作中, 我學到了非常簡單的事情。我了解且相信我們每個人的價值不單單取決於我們曾做過最壞的事。我相信地球上每個人皆是如此。 如果有人說謊,不代表他就只是一個騙子。如果有人拿了不屬於他們的東西,不代表他們就只是小偷。即使你殺了人,也不意味著你只是一個兇手。就因如此,法律一定要尊重基本的人類尊嚴。我也相信在這個國家的很多地方,還有一定也在這個地球上很多其他地方,貧窮的相反不是富有。我不相信這個。事實上,我覺得在太多地方,貧窮的相反是正義(The opposite of poverty is not wealth; the opposite of poverty is justice)。

    他認為對每一個個體而言,其本質並非如其所為那般罪大惡極,這應當成為公眾的一個普遍認知,因此原諒、寬恕是實現普世公平的一種必要方法。

    評斷一個社會的品格, 不是依據科技發展,不是依據我們的智商和理性。也不是觀察他們對待富有、權貴人士的方式。最終,評斷一個社會的品格的,是看他們如何對待那些窮困的、被譴責的、和被監禁的人的方式。因為就是在這些關係裡, 我們才會開始了解我們自己是誰這類深奧的事情。」

    今年四月初,美國阿拉巴馬州一名58歲的黑人男子興登(Anthony Ray Hinton)在服刑長達近30年後終得沉冤昭雪,無罪釋放,該男子是阿拉巴馬州服刑最久的死囚之一。他是被無罪釋放的第152位死刑犯。興登說「老天有眼,他們處心積慮要因為我並沒有做的事情而處決我……我本不應該在死囚牢裡坐30年。」興登有位「死刑犯前輩」叫傑克森(Ricky Jackson),坐牢39年才無罪釋放。

    史蒂文生說,他擔任興登的辯護律師16年,從來沒有接手過像《興登案》這樣能夠凸顯美國司法系統依舊存在對有色人種的有罪推定(the presumption of guilt) 和「有錢判生,無錢判死(treats you better if you’re rich and guilty than if you’re poor and innocent)」的案子,「種族、貧窮、對無辜者缺乏法律上的同等待遇,這些足可以成為司法不公的教課書樣本」。

    為死刑犯辯護,不但很累而且會受到生命威脅,但真正讓他害怕(痛苦與焦急)的是繼續美國司法的現狀。 

    延伸閱讀: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Seediq Bale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祈禱後,一切就流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