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和幾個老朋友聚餐,正餐用畢,副餐水果上來時,大家談著水果的季節越來越不自然,龍眼、荔枝、蓮霧都不在正常時節上市。阿水就說他老家種蓮霧的經驗,為了讓蓮霧提早開花成熟,利用刻傷、斷根、浸水或蓋網遮光的方式,讓蓮霧以為生命受到威脅而提早開花,就懷疑這樣的人工催化生長的果實是否對人有害。阿水斬釘截鐵地表示,這完全沒有影響。

    這段討論讓我想到TED的一段演講《Pamela Ronald: The case for engineering our food》主講的Pamela Ronald談到近來人們對基因改良作物(GMO)的懷疑,覺得那是對人體有害的。但是她覺得基因改良作物不僅對人體無害,而且是解決人類糧食缺乏問題的最大助益。她的一個朋友辛苦地找尋了十年,最後找到一種可以不怕洪水浸泡18天以上的植物,請她幫忙摘取出基因,而培養出可以不怕洪水危害的稻種,幫助原本因為天災頻仍而無以為生的數百萬農夫。

     

    她也談到夏威夷地區的木瓜曾經1950年代得到一種環斑病毒,幾乎讓整個島的木瓜樹都淪陷了。後來一位植物學家利用基因改造將少量病毒注射到木瓜的基因組,就像人類施打病毒疫苗一樣,結果培育出完全不怕病毒的健康木瓜。她說這些木瓜裡面的病毒含量,根本不到只吃一口受病毒感染的木瓜的十分之一,所以怎麼會對人體有更大的危害呢?而且由於未開發國家使用農藥卻沒有足夠的保護,全球每年有超過30萬兒童因此而喪生,他們用基因改造病毒製成的有機農藥對人體和鳥類、魚類生物完全沒有毒性,這又可以造福不少人類。

    另外每年未開發國家有50萬兒童因為營養不良缺乏維他命A而失明洛克斐勒基金會利用基因改造生産了一種含有beta-葫蘿蔔素的黃金米,裡面含有和葫蘿蔔一樣的色素,那些營養不良的病童只要每天吃一碗這種黃金米就可以逐漸改善。但不認同基因改良的運動者卻大肆反對,且破壞這樣的稻作。

    她說基因改良一點都沒有問題,而且基因改良作物和藥物已經被生産使用了超過40年,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出現過一個因基因改良而受害的病例,怎麼會有問題呢?

    人類對基改作物的想像與恐懼,很像對疫苗的抗拒,懷疑和反對接種疫苗的現象,時有耳聞,人們懷疑小孩因水痘疫苗而致盲,因麻疹疫苗(含防腐劑硫柳汞)而得自閉症,或因百日咳而智力發展受阻,但這些都沒發生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百年來傳染病大減,不能不歸功於疫苗的研發。疫苗不是100%有效,但沒有疫苗,奪命病毒與傳染病蔓延式的瘟疫一定會爆發。

    對抗生素的抗拒,完全可以理解,尤其是濫用抗生素不只會對細菌產生抗藥性,對於根本不需要抗生素的普通傷風感冒,抗生素就是病急亂投醫。但是對於一些較為嚴重的發炎或細菌感染病例,恐怕沒有抗生素真的會得敗血症、毒性休克症候群,很危險。

    我們要不要相信科學的事實與經驗呢?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戀情年齡的焦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宣導片耗呆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