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搭火車,一位年輕人請我去站在他的旁邊,幫他看一下行李,他要離開一下,回來後,輕聲與他互動。

    他就讀某佛教大學藝術系,剛好是學畫畫的,我談到一位年輕女孩的父親,質問她學畫畫有什麼用。

    因為父母是基督徒,他從小就接觸主日學,父母對於他學畫畫不反對,他不是像現在年輕人,喜歡日本漫畫,他偏愛畫台灣有古早味的東西,例如柑仔店、打鐵店、打棉被店、三輪車,他拿出畫作讓我欣賞,好像是用細字筆畫出的畫,有柑仔店,畫的很可愛,還有台北大橋。他是繼勝,用臉書(小勝的天空)分享他的畫與理想。他的畫讓我想到畫家陳澄波的廟口與嘉義街外。

    繼勝說他之所以有這些理想,會去思考,是因為他的歷練,談到小時候,曾經罹患自閉症,因為上帝的愛,幫助他打開心量,請問他是個基督徒,去讀佛教大學,會覺得有障礙嗎?他說不會,宗教就是要包容,尊重每個人。他要學習林書豪,打球是為了榮耀主,要用畫畫,來榮耀主。

    他說國家要靠他們年輕人來創新、突破,同時他們也要照顧我們老一輩的人,他要畫台灣古早味的東西,讓世界認識台灣

    深以台灣有這樣的年輕人為榮,想到「搶救國文教育聯盟」無厘頭地批評台灣年輕一代「六沒有」沒有認同、沒有自信、沒有耐性、沒有願景、沒有志向、沒有主張,擔憂台灣將變成下一個菲律賓,我們真的要謙虛,多向年輕人學習,不要倚老賣老,繼續欺世盜名、債留子孫,將來才不會頂上老而不死謂之賊的罵名。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病弱的飲食受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戀情年齡的焦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