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公權力的政府如果受到資本家的要脅,最後和資本家靠攏,演變成社會貧富差距越來越大。這大概是柯P在天龍國異軍突起的大背景。

    北美智權報蔡佑駿的《扭曲資本主義下的奴隸》,提出以美國為龍頭的資本主義社會發展,已對全世界造成不好的影響,連鄧小平都想要先讓一部分人富裕起來」,「沿海地區要加快對外開放,使這個擁有兩億人口的廣大地帶較快地先發展起來」,「內地要顧全這個大局」。「現在,沿海地區先發展起來了,發展到一定程度,就要注意內地的發展,否則社會穩定不了。中國情況是非常特殊的,即使百分之51的人先富裕起來了,還有百分之49,也就是六億多人仍處於貧困之中,也不會有穩定。中國搞資本主義行不通,只有搞社會主義,實現共同富裕,社會才能穩定,才能發展。社會主義的一個含義就是共同富裕。」只是整個黨中央體制完全漠視「絕對的權力與腐化」的對應關係,到頭來是發展出比資本主義帝國更惡質的劫貪濟富與生態破壞,離所謂「搞社會主義,實現共同富裕」,越來越遠。

    蔡佑駿提到「雖然大多數台灣產業沒有出現大規模壟斷情況,但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勞工就業環境越來越差;雖然沒有童工,但許多業者轉移壓榨建教合作的「在學員工」;雖然勞基法針對勞工工時做出法令規定,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和「工讀時薪,正職工作」普遍被民間企業偷渡使用,企業主當起了薪水小偷,以無償代價要求員工額外增加工作時間或工作量的案例層出不窮,而政府勞動部等監督部門視若無睹。台灣勞工工時位居世界前三,如果把勞工實際工作時數按照真實情況統計,台灣勞工的工時不排除和新加坡並列世界第一。」

    「雖然台灣勞工工時長,但是工作的福利和收入完全無法和新加坡相比,而且台灣勞工的工作生產力近十多年來穩健成長,企業的營業盈餘雖然在2008年金融海嘯受到負面影響而下滑,但長年來看仍然呈現穩定成長,唯一沒有明顯成長的是勞工薪資,廣大的勞工為資本家賣命,但資本家卻一毛不拔。」

    「事實上,台灣並非沒有保護勞工的相關法令,但是台灣許多企業為了衝營運業績或降低人力成本,知法犯法。雖然有法令依據,但勞動部(前身為勞委會)在執法立場長期傾向資方,雖然有罰責,但明顯輕於壓榨勞工的利潤,許多知名企業,資本額數億元,卻只裁罰數萬元,明顯不成比例,所以企業寧可鋌而走險壓榨勞工,也不願遵守勞基法。」

    根據全國自主勞工聯盟(NAFITU)的統計資料,從2000年到2011年的企業盈餘成長了30%以上,但勞工的薪資幾乎沒有成長。另外根據WTIDWorld Top Income Datsbase)網站資料,從2000年到2013年,台灣最有錢的百分之一的富人的財富比重從不到9%,一直成長到超過11%,這雖是資本主義的禍害,但也是政府失能失責,甚至為了選票,政府自願成為財團打手和門神,不惜與財團站同一陣線,吃定沒有主體性的工人組合。

     

    杜克大學行為經濟學教授丹·艾瑞里Dan Ariely)在TED上講過《我們希望世界有多平等?你會驚訝的How equal do we want the world to be? You'd be surprised」》,他們做了一個調查。

    將人依財富差距均分為五個群體,由大到小,然後他們針對各種不同的人做了問券,問了兩個問題:

    你認為理想的財富分配比例在這五個群體應該是多少百分比?
    你想像的實際財富分配比例在這五個群體應該是多少百分比? 

    然後,他們也將實際統計出來的分配比例拿來做比較。

    不同的人包括自由派和保守派,富人和窮人,男人和女人,不同國家的人,甚至大學不同科系的人,但是他們發現得到的結果差異都不大。從最高到最低,這五個群體的調查和統計數字如下:

    人們認為理想的財富分配比例:31.9%, 22.0%, 21.5%, 14.1%, 10.5%

    人們想像的實際財富分配比例:58.5%, 20.2%, 12.0%, 6.4%,2.9%

    實際上的財富分配比例:84.4%, 11.3%, 3.9%, 0.2%, 0.1%

    他們調查了很多不同性質的人,而結果卻是非常接近的,也就是說,所有的人,包括富人、保守派,基本上是傾向於希望財富要平均分配的,而實際上運作的結果卻是完全違反所有人的期望。

    連有錢人都不覺得他們應該擁有那麼多的財富,從理想分配來看,有錢人只應該比窮人擁有三倍就夠多了,但我們的資本主義世界在公權力錯誤地運作下,卻讓他們擁有太多,達到最低層的800倍以上。

    19842008年,82%91%的美國人贊成:我們社會要不惜一切代價保證每一個人享有追求成功的平等機會。為了這個共同的目標而制訂一些具體實際的政策,就能為那些一直致力於實現機會平等的美國人提供一種政治開放。最終也只有這些政策才能讓美國走向更加平等——高品質的兒童教育,父母和孩子都能享受的普遍醫保,對家庭的強大經濟和社會支持。但實際上,在收入不平等最大的社會裡,機會平均的可能性越低,美國人已陷入一個巨大的困境中,美國不再是那塊充滿機遇的土地。

    20世紀末90年代,81%的美國人還相信只要努力就可以獲得成功,而只有17%的人認為普通人幾乎沒什麼成功的機會;到了2012年,這個比例是52%43%。但如果與俄國、中國比,俄國、中國的普通人恐怕更沒有成功的機會!

    我們的世界出了什麼問題?我們的宗教界都只會募款做慈濟幫財團漂白黑心肝嗎?我們還在相信政府不幫勞工加薪是企業家和廠商賺得不夠多嗎?我們的教育什麼時候才會告訴我們下一代什麼是制度性歧視與真正的公平正義?

    延伸閱讀:Economic Inequality: It’s Far Worse Than You Think

    美國經濟不平等的狀況要比美國人想像的更糟,他們刻意忽略決定社會成功的因素:家庭世襲、社會人脈以及結構性歧視(family inheritance, social connections, and structural discrimination)。


    普世價值 / 趨勢觀察

       

上一篇:守護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最矯情的一頓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