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過年前回家一趟後,便沒有再回去,相隔三個月,而上一次也隔了二個月。老母親來電,說大哥昨日外出後便沒有回家,說她很害怕,要我跟大哥聯絡。交代完之後,老母親每隔幾分鐘便打電話來問聯絡進度,奪命連環扣,實在不堪其擾。

    大哥手機未開機,簡訊留言老媽想知道他的動向,沒多久,大哥回了一通簡訊:「老媽叫的是你名字,是不是該回來看她一眼?」觸這樣的留言,感覺很荒謬,明明是要我回家給老媽看,怎會說我應該回家看老媽?

    儘管如此,仍感覺有些卡住,有些胸悶,知道主體性,但仍舊中箭,而箭上沾有華人孝道的毒,若隱若現的不確定是愧疚感還是虧欠感。乖乖上座,好好面對身心的不流動,觀息中,想起了日前在大雪山打坐時,一隻在耳邊嗡嗡嗡的蜜蜂。

    嗡嗡嗡是蜜蜂的自然,人會緊張是因為不瞭解自然。什麼是母親跟大哥嚮往的自然?當這樣作意時,胸悶就輕了一半。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網路霸凌無關言論自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墓碑鐫刻「無」字的導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