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豪分享司改會一位來自澳門學生對台灣教育的負面觀感,這學生說來台灣就學,發現台灣的教育理念十分落伍。在澳門,他們的教學都以激發孩子的獨立思考為原則,幫助孩子建立思辯能力。但是,他來到台灣學習後,發現我們的教育仍停留在強調記憶、背誦的層次,小學、國中、高中老師考試的題目都以選擇題為主,養成孩子面對問題,心中都有標準答案的僵化思惟,很難開展靈活的創造力。

    台灣的教育,在戒嚴威權時代,它存在的目的,就為了服務黨國,培養出一代又一代的順民,讓統治者便於管理。解嚴之後、開始走向民主體制,在一些學者的努力下,那些被國民黨塵封的歷史真相逐一曝光,讓我們看到台灣島上曾有過的二二八、白色恐怖。這讓很多人開始醒轉,感嘆原來我們讀的歷史很多都是經過改編、美化,都是離根離土的,也開始渴望讀到以台灣為主體性的歷史。

    然而,馬英九上台後,他一心向著中國的大一統思惟,讓他骨子裡隨時想著如何摧毀台灣歷史,讓它導向一中架構裡。為了達成目的,他罔顧民主程序,大搞黑箱作業,想透過改寫台灣的歷史,洗腦台灣人。

    因馬總統的旨意,教育部課程審議會,在去年一月不顧輿論的反對,強行表決通過高中課綱微調,引起很大的爭議。台灣人權促進會等團體,無法認同,向法院控告課綱微調的程序問題,法院終於在今年春節前一審判決教育部敗訴(須公開委員名單、會議記錄)。

    既然敗訴了,「依法行政」的話,不是要先暫停嗎?但是教育部長竟然表示說,他們會上訴,政策也會繼續推動,新課綱課本將在五月選書、八月就要上路。

    收看「正晶限時批」的節目,讓我更清楚課綱微調背後那隻黑手堅決要做的事,馬總統指派一些統派人士,如「中華兩岸和平發展聯和會」執行委員王曉波、孫若怡、謝大寧、朱雲鵬等十個人,他們都有大一統思想、長期發表兩岸統合的言論、與中國關係相當密切,可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台灣史的專家。

    既然沒有專業學養,又有鮮明的政治立場,當然更需要接受大眾的檢驗了,不然如何叫人信服?資料不公開,就是心裡有鬼,就像馬、郝市長時代,一些標案都已經通過,會議記錄卻總以機密為由不願公開,如今一一解密,才讓人民看到裡面的弊端重重。

    課綱委員的產生不透明、委員名單不公開,會議記錄委員的名字都以OOXX代替,整個過程都是見不得人的黑箱作業。除了高中課綱微調,接下來要進行的12年國教課綱微調也是一樣,都是躲躲閃閃的黑箱作業。為此,顏慶祥委員憤而請辭。他看到自己的名字被變成兩個圈圈,覺得太離譜,這關係到多少學子的權益,本來就該開放讓更多人一起來討論,異中求同,但是,教育部卻以反民主的黑箱作業來逃避公民的參與、監督。

    大直高中的公民老師黃益中說,他和一些老師向教育部要求會議記錄,所得到的答覆是:為了保護委員們的隱私,不能公開。處理影響百年大計的課綱,你不公開名單,那要如何叫人信服?

    馬政府一直強調他們這麼做是廣納基層教師的意見。但是,黃益中老師讓大家看到馬政府說謊有多麼的拙劣。教育部發公文給全國各高中,通知要辦公聽會的事,他們學校收文日期是1/14,而公聽會報名截止日是1/15,也就是一天之內你要趕快做決定;另外,高雄前鎮高中,1/15收到公文,但是南區公聽會報名截止日是1/14,就是擺明要讓你無法參加。除了發文的拖延外,他們公聽會的時間還刻意選在學校期末考時。

    基層老師是站在教學的第一線,卻被故意擋在討論之外,他們當然很生氣,他們在立法院開公聽會時,要求教育部官員給個說明,沒想到官員們很皮,不回答就是不回答。

    聽到這些訊息,忍不住搖頭嘆息。這些負責教育的官員,一個個行事不中正,一點都不光明磊落,怎可能擔當起教化育人的重任?!

    一路走來,一直追著課綱跑的立委鄭麗君說,前一任和現任的教育部長,態度會這麼強硬,因為他們上任前就被交付了任務,教科書一定要改的這個政治指示,脈絡是很清楚的。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們的手段竟然會如此粗暴。

    她說檢核小組的會議記錄,就是「小黑箱」,她所顯示的資料裡,全部都不寫出姓名,都用圈圈來表示,主席:OOO,出席人員:OOO,記錄也是OOO。

    當看到那畫面,我傻眼了,實在荒唐到極點!國家的公務文件,不敢對人民公開;公務員拿人民的納稅錢,做事可以完全不用負責。

    而「大黑箱」,就是檢核小組。她說,過去的政府沒有檢核小組,他們是沒有正式被授權的,所以是個大黑箱。

    鄭委員分享了她拿到的開會錄音帶(應該是看不下去的公務員流出來的),檢核小組一開始不是被授權微調課綱,而是被找來看教科書有沒有符合當時的課綱,只能做檢查工作,不可以做調整的工作。但是朱雲鵬(經濟學家),當場提出臨時動議,要求直接修改課綱,就這樣,快速地,他們才花兩個月的時間,沒有程序正義,就將整個微調程序走完。

    以前民進黨時代,課綱微調是由下而上,是教師覺得要改,他們先寫草案,召開公聽會,接著國教院開課程研發會,之後再送教育部的課審會通過,那時候的自然科微調,經過專家與社群的集思廣益,總共花了三年時間才完成。

    一個民主國家,講求的是自由、平等,我沒有要改變你的思想,但我在意的是遊戲規則是否公平、公開、是否自由、平等,如果一場球賽,兩方的球門不一樣大,怎麼打?馬政府團隊,有你的中國史觀,我們認同台灣共和國的有我們的台灣史觀,這可以互相尊重、同時存在,再透過民主程序,讓所有的想法自然交流,最後找到大眾最能接受的共識。而不是掌握權位者,利用豐沛的資源來貫徹黑箱決策,最後要人民全吞下去(和他一起做中國人),這樣任意破壞民主的遊戲規則,我行我素,不會太鴨霸嗎?難道是在呼喚革命?

    歷史,是國家的命脈,這個議題太重要了,期許更多人一起來關心,不再宿命地當順民了。我們浪漫地相信,當眾人的力量集結起來,一夜就可以變天,任何可能都會發生。

    延伸閱讀:

     

     

    我們下一代讀的文史課綱是ooxx的匪諜編纂的嗎?(彭文正)

    錄音檔揭露 微調課綱小組三字經轟台灣主體 (林冠妙)

    黃帝穎籲彈劾楊治宇 北檢:不予回應

    馬英九政權要強硬偷渡史綱 (徐嶔煌)


    國民精神 / 歷史人文

       

上一篇:「身體自主」的解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網路霸凌無關言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