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格瓦推性別的除罪,性的除魅》一文,從Free the Nipple(解放乳頭)運動遭到網路霸凌,談到「性別歧視」與「性禁忌」,認為這是「男性乳頭可以展示,女性乳頭必須下架」的原兇。

    「男性可以公開上空,女性為何不可?」他認為女性上空權是奠基於身體主權而爭取的「身體自主」平權。

    「基於身體自主,開放了裸的權利,並非關閉了不裸的權利,我可以決定要裸或不裸。」

    「女性上空照一次次被臉書下架、部分媒體遮點後扭曲的報導,在在顯示了父權結構下性別歧視與性禁忌的堅固勢大——以保守之名,挾資源優勢,剝奪弱者基本的身體主權。」 

    關鍵不在被點燃的性慾,而在其慾望的生成與表達,是否充滿壓迫性的父權色彩,例如:人身攻擊、物化、歧視。關鍵在解除縛住「身體自主」的枷鎖。

    小林縄霧讀到1936629日《芝加哥論壇報》的一篇報導,說到男人裸上身日光浴「今年(1936)首次合法」。很難想像80年前美國的法律仍不允許男性在公開場合裸露上身,後來男性解放,女性仍然受限,這當然是性別歧視,在過去父權結構下男尊女卑,對於女性身體的自主權給予強勢地剝奪和限制。

    另一方面從性禁忌的角度來看,則不只是女性乳頭,性生殖器官則被嚴格禁止裸露。這是對真實、自然人性沒有信任、與對身體的自主權沒有尊重的威權心態所造成。就像主張天體營的人,覺得裸露是一種自然,他們也沒有在身體或表達上去猥褻或侵犯任何人。只因為有人覺得裸露是性挑逗,赤身露體就構成侵犯了嗎?是表現自然的人有問題,還是覺得表現自然是性挑逗的人有問題?小孩子裸露不是性挑逗,但是一個成年、而心理年齡像小孩子的人裸露,就是性挑逗?

    沒有性別的歧視,沒有階級的歧視,沒有親疏、大小、美醜、好壞、是非善惡等等的分別與歧視,不是我們嚮往的社會嗎?

    我們要展現的是怎麼樣的人性?是自由、尊重,還是不自由、不尊重個別差異呢?如果堅持把自己的認知、是非、好惡強加在別人身上,我們還能相信彼此,尊重彼此嗎?

    延伸閱讀:

    關於乳頭解放,你也許不知道的歷史

    Facebook Wages War on the Nipple (Lina Esco)

    A Visual History of Public Nudity Through the Ages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政客好比搓乳龍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強暴臺灣人做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