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反抗階級的《愛琳娜》──鼓譟革命時代一文,介紹《愛琳娜》這一部影片,感覺一種被自己出身的社會生吞活剝的不舒服。

    網上不少文章談到台灣人對南半球深膚色人種的歧視,另一方面又對北半球淺膚色人種的正面歧視。

    從心理上根本去徹底解剖台灣人,從歷史上的脈絡去真正認識台灣人,從社會的不平等、不公正去分析台灣人,我們會發現台灣人生存得很沒有主體性。我們不是為了自己而活,就像愛琳娜的生命,一開始也不是為自己而活,而是活在家人的期望和自己的想像裡,直到有一天夢碎,他才真正醒轉。這時突然像變了一個人,願意做一個有主體性的人,才成為到處帶頭抗爭的女俠。

    台灣社會幾乎每一個人都是活在家人的期望中,活在社會和黨國教育形塑出來的責任中,活在自以為是的想望中。直而死了,還不清楚自己生而為人的主體性。誰為為之,孰令致之呢?

    這兩天新聞報導搓乳龍王「看破因果與未來」,記者和社會又一片如羣蟻之附腥膻現象獵巫般追擊,然後臉書上就有人開始不解地漫罵這些女孩子有多蠢,竟然會相信這樣的神棍。

    我們在漫罵這六十個女人又笨又蠢的時候,有沒有想清楚,他們為什麼這麼笨?他們會這麼笨,跟我們社會的認知觀念是有很大相近的地方。

    從小被家庭和學校教育成一個沒有自己的主見、沒有思考能力,只會跟著父兄、老師、菁英和威權走,說是文化弱智,一點都不為過。表面是成年了,實際的心理年齡卻是一點也不成熟。

    我們接受被黨國操控的媒體每天餵給我們的假訊息、業報觀念,完全抵銷了權力和責任義務的對等,對公權力公共利益侵犯了私權絲毫不會懷疑,與搓乳龍王有何不同;我們看到不公不義的事件,沒有悲心,只會覺得無力感,然後繼續將選票投給擁有公權力卻不曾負責任的中國黨;

    我們被傳統宗教洗腦,只會捐錢給他們買地蓋廟,以為這樣就可以積陰德、超渡自己、庇蔭子孫;

    我們相信政客的謊言,任由他們和宗教、財閥勾結,搞得城鄉差距和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而我們則自我陶醉在生活的小確幸,不知道子孫的資源已經因我們的疏忽而負債累累、土地透支。

    我們台灣人跟那些被龍王拐騙的女人又有什麼兩樣呢?

    在出口罵別人之前,我們真的要好好回身看看自己。或許經常這樣看,有一天也能夠像愛琳娜這樣,從慾貪、瞋恚、掉舉、疑、昏沉的人生大夢中醒來,我們才可能活得有價值,活得真正像一個人。


    普世價值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RCA工殤案的主體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身體自主」的解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