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臉書上看到關於RCA(美國無線電公司)工殤案,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工人勝訴的判決認定,共有445人遭到工殤,判RCA及後續接手的法商湯姆笙公司需賠償5.6億元。當時內心的感覺是這樣遲來的正義真的是聊勝於無,那445個原告,得到的賠償其實也是有限,而其他沒有時間長期訴訟的受害者呢?比較美國動則以數億美元計的賠償,台灣人的健康及人權真的是太不被重視了。 

    RCA是我1980年進入社會的第一個工作,前後工作了將近7年,RCA當時是台灣最大外商公司,以前引以為榮的出身,後來爆發出重大環境污染案,原來是公司高層縱容廠務人員將有毒的化學溶劑打入地下水井,造成全區大範圍地下水質的污染。後來陸續聽到很多老員工罹癌,消息傳開後就有一些人群起抗爭,要求賠償。 

    當時我們固態電子廠台灣廠的表現比馬來西亞廠好,台才的素質也比較高,亞洲區的總裁是台灣廠負責人,但是在選擇關台灣廠或馬來西亞廠時,卻決定關台灣廠。那時覺得很不解,後來看到環境污染案,才知道美國人再笨也不會選擇留在台灣。 

    感覺我們台灣人在美國人眼中是很沒有地位的,因為台灣人在黨國體制的奴化教育下缺乏主體性,思考上沒有制高點,不懂得團隊精神,常常會互爭表現,為了個人的升遷,爭得你死我活。美國人只要掌握幾位高幹和人事人員,就可以掌控台灣上萬人的工廠。 

    對《蘋果日報焦點評論《工人贏了政府負責了嗎(劉念雲、劉荷雲)》,提到的政治責任深有同感。 

    「台灣政府長年輕忽職業安全衛生問題及工傷受害者權益,縱放企業將工人用過就丟。

    但有句話焦點評論說錯了,他說政黨無論怎麼輪替,執政者對於受害工人的協助,實在是少到不行!」臺灣的最高民意機構立法院並不曾政黨輪替,所有的預算案與重大立法,都由離根離土的中國黨決定,加上司法沿襲戒嚴體制,並非完全獨立,能期待政府扛責嗎?

    回顧RCA抗爭、訴訟17年,無論從勞動現場證據保全、有毒化學物質資料留存、主動對相關企業重罰施壓等角度看來,行政院雖然曾在1998年成立跨部會專案小組,隨即在2001年就撤銷,至今沒有下文面對昨天的一審勝訴判決,我認為每一位關注RCA案件的勞動者,都要繼續對政府追究責任。 

    加薪四法再次引發企業主一片出走聲,難道RCA關廠後20年,我們還要走回壓低人力成本、放任污染工傷換取GDP的老路?到底何時官方才要面對台灣過勞、憂鬱、全民工殤的惡果,提出重罰嚴懲的立場?問題就像2012年馬邦伯祭出的證所稅,內資課稅,外資不課稅,證交稅收入每年減了4成,變相鼓勵把資本市場的命脈完全交到外資手上。 

    台灣人民的痛苦是自找的嗎?是無良外商嗎?還是黨國體制為虎作倀、上下其手?抑或是長年奴性教育造成的後果?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被偷天換日成「權貴權貴權貴」!沒有主體性的人民,不可能受到政府與外人的尊重;沒有自由心靈的人民,也不可能會有全面的環安和公安的。 

    什麼是台灣社會和國家問題的亂源?真正的亂源在政治,當無良的政府瀆職卸責時,大眾不關心政治,人民沒有投出神聖的一票唾棄這樣的政府!

     


    普世價值 / 勞動人權

       

上一篇:欺世盜名的「文化園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政客好比搓乳龍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