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網路文章「特權(優勢)和社會流動」,原文刊載於去年《BuzzFeedA Simple Yet Powerful Lesson About Privilege and social mobility,敘述一名高中老師用一個很簡單、卻又非常有力的方式,向學生說明關於特權(優勢)和社會流動(privilege and social mobility)的意義。這個教導的方式非常簡單,卻鏗鏘有力 

    起初,老師先給每個學生一人一張紙片,然後要他們揉成紙團。接著,這名老師將垃圾桶放在教室的正前方。他告訴學生們:「這個遊戲非常簡單。你們每個人都代表這個國家一份子,你們現在都有機會變得非常富有,可以躋身上層階級。」 

    「只要你們能夠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把手上的紙團投進這個垃圾桶裡,投進的人就可以成為上層階級的人。」 

    接著,坐在教室較後方的同學便開始抗議:「這樣一點都不公平!」他們知道坐在前排的同學比他們更有機會把紙團投垃圾桶裡面。接著,所有學生都開始嘗試丟紙團,結果也如預期的,大部分坐在前排的同學都成功地把紙團丟進紙簍裡了(但並沒有全都丟進),而坐在後方的同學,則只有少數幾位成功。 

     於是這位老師便說明:「座位距離垃圾桶越近的同學,投進紙團的機率就越高。這就是特權在社會上看起來的樣子。你們有沒有注意到,所有對公平性有疑慮的人,都是坐在教室後方的同學?」 

     「相反地,坐在教室前方的同學,也相對較不會注意到自身『與生俱來』的優勢,他們眼中看到的只有他們和自身目標之間的極短距離。」 

     老師繼續說道:「所以,身為一個接受教育的學生,你們要做的,就是去留意你們所擁有的優勢。然後運用這個叫做『教育』的優勢,去努力做一些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並持續不斷地擁護那些因為沒有優勢而只能在你身後的、被遺忘的那一群人。」  

    台灣的教育,一直忘記教導我們的就是去感同身受弱勢族群的苦,尤其是機會不平等的苦。雖然,國家考試為了平衡社會弱勢地位,有各種加分條件。但這也只能照顧弱勢中的強者,針對大部分原住民學生的就學就業,仍然存在著劣勢者恆劣勢以致社會流動停滯的差別對待。我曾任資源班輔導老師,一個國文程度還在小三階段的國二原住民學生,在國中3年的1000多個日子裡,每天都在面對跟不上課程、上課無聊又不能睡覺,明明會騎機車,甚至開挖土機,但考不上駕照或職業證照,處處資格受限,感覺機會不平等、權益被掠奪的苦,絕不是養尊處優的貴公子能了解的。  

    如何教育擁有資源優勢的精英學生(尤其台、清、交、政、成等名校)建立服務人民的價值觀,願意把服務人民當成自己一生努力的目標?如何讓台灣的富人願意把繳稅、捐款當做服務國家、社會的光榮和使命,人民自然就會減少所謂的仇富心態?如何讓全民更懂得監督評論、抗議公權力的不公平正義,甚至對公民不服從運動有更多的同情、了解和支持?我們有好多可以努力的。 

    去年27歲的香港人趙雲在「我不想只搭前人血汗的便車」一文中說:只有當大家都能講真話,不受不公義壓迫,這才是真正和諧的社會。他在寫給父母的信中對父母說:你們說,如果我被捕,受傷,怎麼對得起你們?我想了很久,終於想通:父母的恩我們一世也還不了,只有透過貢獻下一代來pay it forward(把愛傳下去)。正如我們今天稍為安逸的生活,都是踏在前人以血淚爭取過的路上:沒有前人爭取自由平等博愛,爭取憲法、爭取廢除奴隸制,我們甚麼也不是。如果我們不為下一代做點甚麼,那就只是freeride前人的血與汗。感謝爸媽的辛勞,讓我和哥哥從不愁吃喝。你給了我富裕的家,我就給下一代一個公義社會。Pay it forward 

     

     

    中文版延伸閱讀:階級凝視下的魯蛇人生 (王宏仁 )

    魯蛇工資向下沈淪史,參考吳介民寫的工資時光機


    普世價值 / 財政金融

       

上一篇:他重新詮釋「生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章可以這樣子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