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國籌設「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短時間內便吸引數十國家加入,台灣也在331以「中華台北」名義申請加入,卻在國內引起軒然大波和抗議活動。大紀元電子日報獨家專訪了美國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和評論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討論亞投行議題。

    章家敦為康乃爾大學法律博士,曾為美國律師,以其著作《中國即將崩潰》一書聲名大噪,章家敦並持續在美國各大媒體上發表唱衰中國經濟的評論。

    他認為中國成立亞投行有幾個目的,首先,北京希望用亞投行取代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等西方國家主導的銀行,換成一個由北京直接控制的組織。但他覺得最主要的是中國產能嚴重過剩,需要有地方消受過剩的產能。另外,北京希望藉由亞投行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打破美元的壟斷,目前人民幣尚未符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一攬子貨幣(SDR)的儲備貨幣地位。貨幣地位排在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之後,截至201412月,人民幣全球付款價值超越加元及澳元,以2.17%的全球佔有率緊隨市場份額為2.69%的日元,躋身世界五大支付貨幣。但因為人們還不相信北京願意放棄所有對(短期跨境)資本流動的管控,質疑人民幣還不能自由使用

    北京知道中國經濟已有嚴重問題,最主要是經濟需求面的貧弱,還有銀行的壞帳。但亞投行今年底才會開始營運,明年初才會開始借款,就算能成功消耗過剩產能,也要好幾年才會發揮成效,中國的經濟問題最短在幾個月內就會爆發,所以他認為亞投行根本是緩不濟急。

    有些國家加入亞投行是為了討好中國,中國一向要面子不要裏子,其實這些國家都在質疑亞投行的決策制度,他們很懷疑亞投行是不是最終仍會被中國掌控。許多國家快速加入的原因之一,主要是要透過會員國身分在這個組織裡試圖制衡中國,儘管目前亞投行的走向似乎由中國牢牢掌控。

    台灣現在有很多重要的經濟問題必須面對,而加入亞投行對於解決這些問題毫無幫助。台灣加入亞投行的過程似乎非常草率,而且沒有經過該有的討論和審查。另外,台灣必須小心在加入亞投行的過程中被中國矮化國格。

    他認為台灣應該專注在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其他區域性的貿易協議、或與各國建立雙邊的貿易協議。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在他看來是一個錯誤的決策,因為亞投行對台灣的產業毫無幫助。

    對於台灣國內支持加入亞投行的一貫說法是,台灣若是不即時加入亞投行,會在經濟上被孤立、會喪失經濟競爭力等等。他完全看不出加入亞投行與台灣的經濟競爭力有任何關聯,另外,由中國主導的亞投行是不會讓台灣有任何機會增加國際參與空間或地位的,所以說台灣不加入亞投行會被國際「孤立」根本毫無邏輯可言。現在中國經濟都已經岌岌可危,台灣卻還有部分人不斷試著把台灣拉進中國這艘沉沒中的船,這是非常不可取的。

    他認為台灣未來的領導人必須把重心放在加入TPP和其他地區的貿易協議、加強與美國與日本的連結,亞投行根本就不是一個應該被優先考慮到的議題。尤其加入亞投行不可避免的會讓台灣更靠近中國,台灣人民要問的是,這真的是我們想要的結果嗎?另外,台灣的經濟其實相當茁壯,中國的經濟反而是問題重重,完全看不到台灣加入亞投行的實質意義為何。

    美國主要關注的是中國究竟要拿亞投行來做什麼,到目前為止,亞投行只證明了諸多國家願意給中國這個面子,但並沒有損及任何美國的利益。美國因為亞投行決策機制的問題而抵制它,但這種抵制也連帶使中國做出諸多讓步,這證明了美國的影響成功。

    亞投行只證明了中國的中東、非洲戰略已經失敗。中國一直以來用砸錢的方式在這些地方進行戰略擴張,但亞投行的出現證明了這種雙邊關係的擴張成果是有限的,中國最終不得不用多邊的、國際的亞投行組織來引進更多資金和投資機會。事實上,近年中國在這些地方的戰略擴張頻繁遭遇失敗,例如今年一月斯里蘭卡大選,中國支持的親中派現任總統馬欣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竟被新起之秀擊敗。中國也在其他地方例如越南、緬甸遇到挫折,甚至北韓也與中國出現隔閡。所以他認為亞投行的出現,其實是代表了中國的擴張戰略失敗。

    章家敦的談話中,看到台灣做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領導人應有的立場和做法是走向國際社會,尋求更寬廣、更健康的雙邊貿易協議。而馬政府眼中只有中國,歇斯底里地訴說不統一是鎖國,不管對方如何粗暴阻撓台灣走向國際社會,仍然一味傾中,自我矮化。為了取悅中國而不考慮台灣的實質利益,倉促加入亞投行,這樣子賣台求榮,終究會被台灣人民識破,遭到全民唾棄!

    延伸閱讀:

    章家敦:亞投行對台經濟毫無幫助

    中國承諾讓亞投行杜絕腐敗


    普世價值 / 趨勢觀察

       

上一篇:被遺忘的耶穌本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想住廟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