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趁著禪修能量猶存之際,早、中、晚各靜坐了一炷香,而靜坐品質似乎更勝禪修,應與禪修的十天加溫有關。之前不是很愛打坐,主要是姿勢變來變去,難以持久。後來降低標準,發現能夠停下來、坐下來,就是得分,這兩天,它幫助我減少了許多不必要的攀緣,特別是網路。

    禪修的時候,一無跟我說以前軍中的老同事對太太家暴之後,太太、兒子決定搬出去住,而這位老同事竟也崩潰,為此哭得唏哩嘩啦。三十幾年是施暴者,卻到處哭訴得像受害者,一無曾邀他學法,老同事回說「退休就是自然醒」,何必自討苦吃?其實,不學法才會吃苦,吃到受不了了,還要繼續吃下去。老同事是飛行員,高我一期,是現任空軍司令的同學,也是周自立宋嘉祿等被中共吸收當間諜的同期同學,被滲透的層級竟是如此之高,想起來就恐怖。

    這幾天,陸軍的阿帕契直昇機很紅,他不過是一名中校級的主管軍官,哪來特權呼風喚雨?許多中上校級的軍官都是我們的老同事與好友,為什麼他們就沒有這種呼風喚雨的能耐?

    儘管空軍出了間諜,但相較之下,還是比陸軍來得有紀律些。以前服務的機場,有一架C-130改裝的電子作戰飛機,十幾年來,我天天看著,從來不曾拍過一張照片,更別說因為好奇而登上該機了。阿帕契姐不是軍人,她哪知道機密的範圍,問題是那位告知阿帕契姐可以照相以及po網的軍官,而他居然還戴著頭盔趴趴走。軍紀渙散如此,三軍統帥脫不了干係。

    延伸閱讀:「白目」掀開「賤」軍的黑幕


    普世價值 / 濫權瀆職

       
  • 最近阿帕契案引發一連串軍紀事件,看到階級權貴傲慢,早上與同事用行動表示,公民不服,一起來跳阿帕契舞,對階級權貴傲慢表示不滿。(2015-04-12一日)

上一篇:一中屋頂下的共諜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被遺忘的耶穌本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