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國情報人士鎮小江在台發展共諜組織,前後吸收了空軍飛行員周自立宋嘉祿葛季賢樓文卿等人,除了樓文卿,其他三位期別較近的學長、學弟,我全都認識。

    空軍的圈子小,見了面,不是學長就是學弟,一句學長好、教官好,很快就拉近了彼此的距離。軍校的學生時代,學長對學弟很兇,學長動輒教訓學弟欠磨練,但下部隊之後,彼此變成了長機與僚機的關係,因為經常相互守護,感情都很不錯。

    軍中退伍之後,大部分的飛行員都會轉往航空公司發展,無論是在哪一家公司服務,見了面還是教官好,親切得很,或許正是因為如此,共諜組織只要吸收一個,就等於吸收到了一掛。

    軍人的世界很簡單,稍微灌點迷湯、給點好處,或是曉以大義(民族主義),往往就忘了自己姓什麼,忘了是誰在付他退休俸。我們或許會問,以前的反共教育都到哪裡去了?其實,這些老兵的心裡也很錯亂:現任總統喜歡跟對岸搞曖昧,前副總統沒事就拉著兒子到中南海四處認乾爹;退役將領在廣州黃埔軍校邊跟解放軍把酒言歡邊嚷嚷著要統一,自己的學長學弟也都在對岸民航公司服務,甚至接受共產黨的政治教育

    一個中國不就是臺灣與中國同一國,國軍、共軍不也是一家人嗎?


    國民精神 / 濫權瀆職

       

上一篇:從「心」出發決定性別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軍紀渙散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