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怎麼在這裡?
    看著河面上點點銀色的風
    無聲地等待
    好遠好遠好遠好遠的
    下一個
    呼吸 

    怎麼
    有這滿眼浮起的燈火?
    長長的小徑
    只承載著一縷
    煙一般獨行的
    身軀 

    緩緩地
    緩緩地
    朝向自己走來
    他們還是沒能跟上 


    早已伺機捕捉
    每一雙探尋的眸子
    而靈魂哪
    是否備妥了謙卑的頸? 

    撐起的翅膀
    被風倏地舉起
    那麼高
    那麼稀薄 

    那麼冷

    哪裡來的蹙音?
    是遠山嗎?
    是那一塘將融的澄水嗎?
    還是隨著季節交替而甦醒的
    記憶的芽孢? 


    已然在火裡被淨化
    成飄散的鼻息


    不是在夢裡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中國人性依歸外儒內法?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好累我好想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