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了祈夫潤博士的《一切崩解:無以為續Things fall apart: nothing can last》他從過去歷史的脈絡,看到中國可預知的未來。

    他說中國最近傳承的一個文化基因(memes)是它無法長久等待著台灣問題的解決(要台灣臣服在其政治意志之下),但當中國領導人不斷地威脅台灣的同時,其內部也面對越來越大的崩解壓力。

    中國內部威脅最好的總結來自愛爾蘭詩人葉慈(William Yeats)的中期詩歌《第二次聖臨》(The Second Coming) 世事紛崩離析, 再沒有一個中心了(Things fall apart, the center cannot hold)

    這首詩發表於1920年代初,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荒涼與凄愴的價值紊亂中,但跟章家敦(Golden Chang)的《中國即將崩潰(中國即將崩潰)》一書的結論想法很相近。

    章家敦的大作預言中國共黨10年內會崩潰,雖然十年過去了,章家敦最近也在台灣演講時提到他的原始前提「中國面對的大問題,領導人只會更加惡化,並沒有要解決,所以中國一定會崩潰」在時間上可能有幾年的誤差,但仍然與事實相符。

    支持章家敦的挑撥性立場來自兩個不同的面向,其一是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David Shambaugh)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了驚人文章。他在「即將到來的中共垮臺(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中寫道:「中國共產黨統治的末日已經開始,並且,它在末日的旅途上走得比很多人想像的還要遠。」

    在原文的標題下,有這樣一段提示,中共統治的終場大戲已開台,習近平的無情手段只會讓這個國家離危機爆發更近The endgame of communist rule in China has begun, and Xi Jinping’s ruthless measures are only bringing the country closer to a breaking point.

    另外中共總理李克強間接強化了章家敦的想法,他承認中國將努力達成7%的經濟成長率,這是11 年來的新低。加上低風險、高報酬「非法吸金」的龐氏騙局(PONZI scheme) 在中國如瘟疫蔓延。

    這兩個因素結合章家敦的一長串問題,中國經濟即便不是面臨崩潰,大破壞也會慢慢到來的證據就更加凸顯了。

    由於失去思考的理性,留給共黨領導人的只剩獨裁和捏造的國家主義這兩者的危險組合。

    那事情會怎麼演變呢?對想了解中國的人來說,不要相信權威人士所說的中國的世紀的自我膨脹神話。事實上,與共黨理想相反的,要了解共黨支持的是正逐漸擴大的貧富差距。中國現在已經是排名第二的擁有最多億萬富豪的國家,這樣的財富和每天只靠一塊錢美金維生的數百萬窮人是何等強烈的對比。

    經濟困境充滿無法兌現的承諾,演變成寡頭中國特有的龐氏騙局,很多上層的人想方設法把錢偷渡到國外,他們對祖國的愛只剩掏空人民的血汗。

    很不幸,但沒人可預期它的發展,是否像極了朝聖的怪獸?問題其實方方面面,不只中國領導人很兩難,中共轄下的人民也被衝突的文化模式搞得進退維谷。

    中國有兩個對立的傳統,儒家思想重視和諧,將工作和責任由上而下和由下而上平均分擔,但不幸的是這樣的理想(外儒內法)有三個缺點:它被形塑的農業社會不復存在;它依賴的是對不實際、頑固的官僚體系的信仰;它預設人性本善,而且不會屈服於貪婪或因權力而腐化

    統治者的威權法家思想則用完全不同的人性觀念運作,認為人性本惡,需要威權控制。利用這個說法,操控儒家思想的忠誠觀念以避免社會混亂。即便政局無法維持兩位數的成長又怎樣?這時法家思想就起了功效,這就是習近平目前的方針。

    這樣的結果將中國帶向第二個強化模式,當情況可能混亂時,只有靠強勢領導人而不靠法治來拯救。接下來第三個模式是含著淚忍耐和期待,這就是中國的輪迴夢——永遠回歸的神話。

    沉浸在過去的歷史和定位的是對過去中土黃金歲月的信仰,在這時期,即使人民很貧窮,他們也很驕傲地面對周邊的藩屬國,這樣的神話讓他們更相信中國人的世紀即將再來,所有一切都會平反,信心也將恢復。

    伴隨這樣的神話的推論是刻意忽視中國的偉大疆界是由蒙古和滿洲皇朝所創立的,所以當國家主義結合永遠回歸的神話,國家大小變成定位的整合部份,但一定是由漢族定義的大小。

    在當前的國家定位,中國人是不可能推翻政局的,歷史上,比較容易推翻蒙古或滿洲皇朝,因為他們不是漢人,沒資格統治儒家社會

    推翻一個漢人政權是一個非常大的難題,即使經濟遲滯。

    目前共産黨了解這個現象而且不接受任何人民要求的改變,因為那樣的民主是可怕的西方價值,不是中國人的人性價值。中國人無法打破這樣的宿命,數以百萬的人寧可荒謬地依照帝制傳統去北京請命。

    中國可能不會崩潰,不是章家敦的分析有錯,而是更深的模式因素在運作。21世紀是失控的獵鷹,在歷史的漩渦中盤旋,一點也不聽馴鷹者的呼喊;未來要到這個世界上建立新秩序的,是那頭在荒漠中沉睡了數千年的人面獅身的怪獸。它一旦蘇醒過來,倘若人性復蘇,就會建立一種和平博愛的美好秩序;倘若獸性大發,就會為法西斯力量創造生存的合適土壤,助紂為虐,使世界變成人間地獄。

    從理性的角度而言,獵鷹似乎是邪惡的暴力;從浪漫的角度而言,獵鷹或可象徵自由和力量的優雅。獵鷹或許不再聽到馴鷹師的指示,但也不知道何去何從,一旦失去神話的指引,獵鷹仍會穿越21世紀的驚濤駭浪,一道光突破千重暗?

    當「優質的人們信心盡失,惡質的壞蛋們則充滿了熾烈的狂熱,中國還是會緩步向前,香港因為沒有接受中國神話率先覺醒,只是因為承諾被撕毀。中國的難題一向依賴強勢的領導人,但又不想再經歷荒謬的強人毛澤東所掀動的大躍進或文化大革命。

    有人喜歡引用中國前總理周恩來被問到1789年法國大革命時曾說的話:「現在還難下定論。」

    共産制度或只是特權寡頭取代皇帝和皇族?還很難下定論。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現在的領導中心越來越難掌控。


    普世價值 / 趨勢觀察

       

上一篇:雅典學院的對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