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出門時遇到法國友人,問她好嗎?她面容有點憂愁地說:還可以,因為,南太平洋的世外桃源「萬那杜共和國(République de Vanuatu)」遇到了5級強烈熱帶氣旋(Cyclone Pam)橫掃全島,目前,還沒有跟她的「家人」們連絡上。

    所謂的「家人」,不是血親,而是她在那裡做博士論文田野調查時「領養」她的家族。根據當地的風俗習慣,人是不能以獨立個體存在的,而必須存在於某種家族關係的網絡中,這樣,其他人才會知道跟你互動時言行舉止的份際是什麼。比如說,你絕對不能在姻親中的異性面前,講到任何黃色笑話。或者,結過婚的女人,就必須獨立分家,不能夠再與兄長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不過,沒結婚之前,即使是未婚生子,父親不明,都不必分家,也不會被社會排擠。未婚前的性行為是很開放自由的。

    曾經問過她,那麼,社會中不喜歡這種家族網絡、不適應風俗習慣的人該怎麼辦?她說:特立獨行者,一般來說,都是巫師,不然,就會選擇到都市中生活。巫師,不是負面標籤,而是有特殊感知或治癒能力的個體,巫師中,也可能有運用黑暗力量或運用光明力量的不同類型。然而,即使是在鄉下地方,任何不符合風俗習慣的行為舉止,只要是在叢林裡進行,就沒有問題,叢林,是鬼神的管轄領域,是人類社會「村八分」相互箝制的化外之地。

    回到這次颱風的討論,她說,萬那杜共和國的首都,基本上是全毀,必須重建,諷刺的是,正當颱風橫掃萬那杜之時,萬那杜總統剛好在日本,參加一 個氣候變遷的國際會議!明明破壞氣候最多的是其他工業國家,像萬那杜這樣的小國家,多靠傳統農耕自給自足,生態破壞小,但只因為位於海洋中,就要承受全世界最嚴重的氣候變遷的後果。

    她好想現在就過去,幫忙賑災,但資訊不足,也不知道能做什麼!其實,對於地震、颱風頻仍的萬那杜人來說,他們早就發展出一套生存之道,他們的生命力,可比我們這些離開自然久遠的都市人,要強上千萬倍!這次的人員傷亡並不多,主要是物質上的損失,房子倒了,就重建啊!作物損壞了,就重新種植啊!這才是敬天畏地、相信萬事萬物皆有靈的萬那杜人,面對天然災害的態度。

    不過,話又說回來,氣候變遷帶來的極端氣候,的確讓災害強度更劇烈了,這不是天災,而是人禍。

    前幾天,在《衛報Guardian》讀到一篇報導,提到巴西大城聖保羅進入水荒,對於得天獨厚、資源豐沛的巴西人,很難想像會有缺水的一天。該篇報導記者引述了水聯盟(Aliança Pela Água)的危機報告說:類似洪水的災難,會讓人團結起來,但是,資源的匱乏則會造成相反的效果──帶來混亂和暴力。例如,2014年底,距離聖保羅100公里的另一個城市Itu缺水時,就發生了偷水、破壞水車、排隊打架等等狀況,以至於後來,供水車都必須配有武裝警衛。

    這個缺水、洪水的對比,好像也適用於信息,當信息被封鎖、不流動、由少數人掌控、選擇性爆料,人們會產生不安全感、人人自危,當信息是開放的、流通的、公共的、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取用時,人們更容易團結互助。


    普世價值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民調不宜問藍綠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道德做為一種品味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