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謝明玲送走血癌末期才七歲半的兒子》:

    「對父母而言,小孩子多留一天,父母就多看一天;但對病人而言,是多痛苦一天。你覺得這樣對筠瀚會比較好嗎?」黑立言感慨深深。

    這對兒子黑筠瀚是最大的祝福,因為他不用再受苦;對我們的感情也是一種祝福,不會互相責怪。

    他跟罹患急性淋巴白血病才七歲的兒子說,「爸爸跟你保證今天一定會出院。出院有可能是回家、也有可能是回天家,但你今天一定會出院,」

    「人生旅途最後一段,能好好道別,走得圓滿平穩,對過世與留下的人,都是一種祝福。」

    「要道歉、道謝、道愛、道別,」黑筠瀚的媽媽朱媛說,「很多在世的人的糾結就在於,沒跟去世的人和好。如果能跟去世的人和好、相愛,這是一個受祝福的人生。」

    對於血癌,我也有心中不捨的回憶。姪女罹患的是滿20歲後,才會發作的血癌,正值青春年華的20歲,她收到了血癌的大禮物,感恩神的安排,妹妹的骨髓有符合移植。

    高醫主任心疼姪女,用最好的胃葯,一顆3000元,給她使用,才抑制了嘔吐。

    當姪女在做骨髓移植時,大哥又因為車禍意外往生,所以,高醫主任事事親力而為,希望移植可以成功。高醫的移植團隊,對大嫂和姪女的照顧,無微不至。在旁幫忙的我,由衷感恩他們。

    在電療時,為防心臟受傷,放了一塊阻隔鉛塊在心臟上,沒想到,癌細胞乘隙躲進去了,一發不可收拾。

    在高醫時,也有看到小小孩的身影,內心很不捨,如今再讀此文,一時連結往事,歷歷在目,很感動黑立言夫婦的決定,那是勇敢交織淚水的真愛。

    「放手道別,就是祝福。」

    感受他們有堅定信仰的信望愛,領著他們相信上帝有最好的安排。我的大嫂,沒有堅定信仰,就只能一直以淚洗面,直到鄰居師姐帶她去紫雲寺,在協助作飯中,慢慢的找回了信心,那時,我也剛學習了呼吸定課,就跟大嫂分享了定課的喜樂。

    現在的大嫂最喜歡配合呼吸走路。吸氣提腳,呼氣落腳。簡單卻有不簡單的大道理,因為把她的呼吸調順了,消化變順暢了。

    真愛生命不死。以祝福的心來轉換個角度,才能有放鬆的身心,後來一次又一次看見大嫂,愈來愈放鬆自在,相信她已經找到了信仰的信望愛。

    願用一呼一吸,歸零重生,找到寂靜的靜心,學習直心面對血癌與世間一切苦難。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加薪四法掩護公僕加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民調不宜問藍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