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完《手塚治虫的佛陀一部曲》,我又找了《耶穌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電影來看。之前對於佛陀和耶穌所生存的時代,略有基本的認識,但透過動畫和電影的呈現,似乎更能掌握當時人們的生存處境,進而設身處地去想像這兩大宗教何以誕生。

    在《手塚治虫的佛陀》中,有一個虛構角色,叫做查普拉,出生賤民階級,雖然因為營救了拘薩羅王國將軍普達伊、被收為義子,幾年後,憑著過人的膽識和劍術,成為該國第一勇士,然而,他身份曝光後,與被判死刑的母親一起命喪懸崖,悲劇收場。

    人物雖然是虛構,但情節是真的,那個時代的野蠻是真的,國與國不斷征戰、侵軋、搶奪資源,人與人之間階級分明,有權力者搶取豪奪,出身賤民便永不得翻身。想要理解此種苦難的源頭,希望拔除苦難的根源,是佛陀出家最大的驅動力。

    《耶穌受難記》是真人演出,暴力的呈現又更加直接了,電影中,羅馬士兵把耶穌鞭打得皮開肉綻。當羅馬巡撫彼拉多問法利賽人帶頭的群眾們:「強盜犯巴拉巴、或耶穌,你們要我釋放哪一個?」他們居然回答:「我們要巴拉巴!」寧可縱放強盜犯,也不願放過耶穌!而且,在耶穌遍體麟傷後,他們繼續鼓動著:上十字架處死!

    耶穌犯了什麼罪?

    他挑戰了猶太宗教領袖的權威,擾亂了既有的階級秩序,法利賽人說他褻瀆神,其實,他們仇恨他的真正原因是,他解放了那顆人皆有之的自由之心,以其短暫的一生,摧毀宗教體制的虛假外殼。

    當我看完了這段耶穌受難的過程,我真的無法想像,竟會有人以耶穌之名來迫害人,竟會有宗教組織花那麼多力氣,管人要不要避孕,管同性戀可不可以結婚。耶穌,一直是站在權力者的對立面,與弱小者同在的啊。

    每一個宗教都是時代的產物,都有它的限制,沒必要去預設宗教的源頭都是完美的。重點是,釋迦佛沒有創立佛教,耶穌也沒有創立基督教。佛陀和耶穌在世時,沒有佛經,也沒有聖經,如果不是門徒和弟子們內化了老師的思想言行,整理紀錄,回應了那個時代的需求,也就不會有今天被鑲嵌到體制內的佛陀和耶穌。

    什麼是我喜歡的宗教?

    我喜歡的宗教,不會把宗教據為自己的專利,也不會發展出有階級制度的壟斷事業。

    我喜歡的宗教,會鼓勵每個人去挑戰既有的社會秩序,去思考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是怎麼產生的。

    我喜歡的宗教,不會是納粹式、自認為比別人優秀的,會對每個人都慈悲,而不是只對信我的人慈悲。

    我喜歡的宗教,不會站在既有體制的那一方欺負人、壓迫人,或在不公不義的現場保持緘默,而會挺身反對有權勢者對無權無勢者的剝削。

    我喜歡的宗教,會鼓勵每個人用親身的經驗去認識信仰、詮釋經典,讓百花齊放、萬家爭鳴,而不是做意識形態的看門狗,道德觀念的警察。

    我喜歡的宗教,不會苟活在隔離的和諧假象,而會對準最真最自由最流動,直面衝突,毫不妥協。

    什麼是自由?

    1965年3月7日,從塞爾瑪出發,走向蒙哥馬利的600人,他們在那個星期日午後被警察暴力鎮壓所流的血,喚醒了整個國家:345年的種族隔離政策,我們受夠了!詹森總統順著社會輿論,通過權利法案,黑人終於有了平等的公民權。

     

    今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電影「塞爾瑪」主題曲創作者John Legend在得講感言中說,今日的美國,有全世界最多的監獄人口,而今日美國接受矯正處置的黑人,比1850年的奴隸人數還多。我們正在妥協50年前爭取到的投票權。所以,「塞爾瑪」還是進行式。

    I'm on my way to the freedom land.
    我正在前往自由之地的路上,

    Yes I'm on my way, oh Lord
    to the freedom land.
    喔主啊,是的,我在路上。

    It's an uphill journey, but I'm on my way.
    是艱難的上坡行程,但我在路上了。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等著賣身的無奈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最美的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