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要不是因為蔡正元這個人的言行跨越了很多人的底線,恐怕也很難累積足夠的人氣,讓睽違了20年(門檻因而又被提高)的罷免投票,走到這一步。

    蔡正元憑什麼在內湖服務處召開記者會宣示,「今天這是一場民主與法治的偉大勝利」,是什麼樣的「民主與法治」讓自有民選立委以來從來沒有一個人被罷免過?

    在極度不公平的遊戲規則下,蔡正元的罷免投票,敗了。試想,今天,如果你就住在港湖區某個黃復興黨部勢力非常集中的里,你敢在投票所出現嗎?各里負責反動員的樁腳,或許,就站在投票所外監視著呢!如果,你不是在外地工作、返鄉投票的遊子,而是個還要在社區做小生意養家活口的人,你敢出門投票嗎?你的現身,就代表你的立場了啊!

    不論是公投或罷免,提問方式以及門檻的存在,都讓反對方樂得「不用出門就贏了」。這樣的制度設計,就像去看一場球門大小不一樣的球賽,這樣的比賽,應該參加嗎?看得下去嗎?

    公民投票或罷免的題目設計,一定要讓正反雙方都有足夠的動機出門投票,這是非常重要且基本的公平原則,但我們對「不公平」缺乏敏感度,連「依法不能宣傳罷免案」我們都有世界第一等的包容度,我們已經習慣了「票票不等值」的選舉。

    選舉是什麼?就是「把公共資源的運用權力交給代理人」。但我們從來就不覺得把資源分配的決定權隨隨便便交出去有何不對,從來就不覺得公職人員讓台灣國債債台高築有什麼不對,所以,才會覺得選誰都一樣。

    最近看到了柯文哲公布的社會住宅,最低月租6800,大家可能開始有感了,原來,真的不是選誰都一樣啊。

    延伸閱讀:反制割闌尾藍營提高罷免門檻案排入議程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政客財團的魔術才厲害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讓不同信仰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