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出門剪髮。前幾天看到設計師在臉書上po文說,她手腳快斷了,今天問她怎麼了,她說,過年前特別忙,有時候連續做12個小時,其實她不在意忙,她在意的是沒有準時下班,這會影響到第二天的精神。

    我問說,比如說你們十點關門,是否應該在九點半就不要再收客人了?她說:很多顧客還是不習慣預約,在我們下班前五分鐘才跑來,我自己的客人,我都教育得不錯,都會預約,但是,其他設計師的客人來了,無法拒絕,到了下班時還沒做完,只好大家一起幫忙。但晚下班我會覺得很煩。(而且沒有加班費)

    問她:可否跟老闆反映,控管時間是為了更好的工作品質,員工精神好,對顧客也好。

    她:其實,營業時間調整後,狀況有改善。不過,我們都被訓練得很乖(不會爭取)。

    我:員工的情緒和健康,是公司最大的資產啊。老闆的想法不該停留在「員工是成本,務必降低成本」的老舊思維。

    她說:對啊,其實,我們本來有很強的設計師群,但很多人都因為制度不好而離開了。

    制度不好,無法保障勞動者的尊嚴,沒有發展的遠景,會讓人失去工作的動力和熱情。設計師一旦工作失去動力和熱情,髮廊又憑什麼吸引客戶?衡量競爭優勢不只要看勞動力成本投入,更要考量產品價值。

    今天剛好遇到廠商來維修吹風機,我才知道,設計師們用的吹風機和整套剪髮工具,都要自己出錢買,而她每個月沒有保障底薪,必須靠自己的業績,我質疑的是,如果設計師幾乎都是靠自己,那她們對於這間髮廊的制度,為什麼不能有多一點的決定權呢?

    前幾天剛好看了挪威最大報《挪威晚郵報》(Aftenposten)所拍攝的紀錄片《SWEATSHOP - DEADLY FASHION(血汗工廠-致命的時尚)》,三名熱愛時尚的年輕人:叫做Anniken的17歲女生,是時尚穿搭部落格,擁有廣大的粉絲群;叫做Ludvig 20歲男大學生承認自己衣服很多,但還是常常找不到衣服穿,有的衣服買來根本沒穿過;叫做Frida的18歲女生,說她自己很外向,看到不公平的事情,一定會挺身而出。他們接受《挪威晚郵報》的邀請,前往柬埔寨,實際體驗成衣工人的生活,因為,他們都很想知道時裝產業的真相。

    他們到一個尋常成衣工人Sokty窄小的家中作客,跟她一起躺在地板上過夜,隔天一早,實際進入工場的生產線。

    在那裡,每個人只負責車縫一件衣服的一個部分,當天的工作量決定了薪資,而工作量又取決於同一條生產線上的每個人,所以,當你動作慢,別人都不會開心的。

    Frida說她可以感覺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巨大壓力,催促著妳快快快。Ludvig說,他覺得他縫到快暈了,可能會車到自己的手。Anniken說她從來沒有做過重複性這麼高的工作,身體一直維持在固定姿勢中,她很不習慣,但其他工人,想必都習慣了,對他們來說可能沒有那麼困難。

    然而,就在與工人面對面的一場聚會中,Anniken聽到一位女作業員說,12年來,她車的是同一件毛衣的同一個肩膀上的縫合線。

    至此,她才發現自己錯得離譜,眼淚潰堤。她說:「我本來認為有些人生來就做一個簡單的工作,然後,就死了,他們的存在是沒有必要的,無用的,然而,當實際上跟一個人聊過以後,你會發現,他們跟你一樣有價值。」

    一位女工人說:「我並不想在這裡工作,但我沒有選擇。」她的母親在她出生不久就因為貧窮而餓死,她必須扛起養家活口的責任。另一位說:「當我小的時候,我也有過夢想,希望能夠受教育,但是,我的家庭太貧窮,完全湊不出錢讓我上學…。」

    三位挪威青年用他們在工廠工作一天的正常工資,試著去買食材做一頓晚餐給相當於三個家庭的人數,才發現,那薪資根本僅夠餬口。他們看到女作業員Sokty所買的菜,是一家人吃5天的份量,但要是在挪威的三口家庭,恐怕一天就吃光了。他們的工資僅夠裹腹,僅夠避免他們在作業線上昏倒而已。

    他們在柬埔寨期間(2014年初),正逢成衣工人發起大規模抗爭,要求基本工資調高到160美元,有人被捕,有人被警方開槍殺害。他們和運動者Siang Yot碰面,Siang描述他們被警方以木棍鐵棒塑膠管毆打的情況,但他仍面帶笑容、不斷重複:我們的目標很難,但我們會持續抗爭,總有一天會成功的。

    我想到麻州大學經濟教授Richard Wolff在一場演講中曾說過:

    當初覺得美國奴隸制度很糟糕的人,大概可分為兩種,第一種人,覺得奴隸被對待的方式好悽慘、好不人道,所以,致力於改善奴隸待遇,諸如更好的食物、衣著、不要拆散一家人等等。

    第二種人,不只覺得奴隸制度很糟糕,也覺得前述第一種人的想法很糟糕,他們「改善奴隸待遇」的運動,基本上還是迴避了當時最重要也最基本的道德問題:問題不在於如何對待奴隸,而在於奴隸根本不應該存在!只要奴隸制度繼續存在,有一天,奴隸主還是有權力收回已經被改善的條件,讓所有的努力都白費。解決之道,不是改善,而是改變,是思索一個全然不同的生產系統。

    今日,全球社會所面臨的不再是奴隸體制的經濟系統,而是資本主義體制的經濟系統。

    最低薪資的調漲,工作場所的安全,資遣的保障…等等,都還是在「改善」勞工的處境,就像多年前試圖改善奴隸處境的運動一樣,迴避了最基本的道德問題:對於勞工投注心力所生產的服務和產品,勞工為什麼無權決定該如何處置?為什麼是由一小搓的股東和董事來決定?(http://youtu.be/8HP0L8vxAhc

    歸根究柢,資本主義體系中,勞工不是人,只是一種生產工具而已。如果我們的社會追求民主價值,那麼,在佔了我們大半人生的工作場域中,為什麼我們卻完全讓渡我們的主體性?為什麼我們容許決策過程如此的不透明、不民主、讓資本家成為現代社會生產體系中的獨裁者?


    人籟萬千 / 勞資關係

       
  • 「2014年9月H&M、Inditex(Zara)、New Look、Primark等8家潮牌服飾公開表示,願意提高代工費用,支持提高最低薪資,2014年11月柬埔寨當局,才同意將最低薪資調高到128美元

    儘管許多國際品牌承諾,支持大幅提高最低薪資,《彭博社》(Bloomberg)5日報導稱,柬埔寨成衣製造商會(GMSC)資料顯示,2014年1月到11月,成衣、鞋子的採購訂單,價格僅比2013年調高1%。」(摘錄自《風傳媒》)

上一篇:九型性格學邪惡?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亞裔移民美國的焦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