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2004年7月4日《公教報》刊登了《教廷新時代研討會回應現代人靈性需要》的報導。宗座文化委員會主席普帕爾樞機受訪時表示:

    「新時代運動」(New Age Movement)是對人類追求幸福的虛偽回應。人們都希望和平、安詳、與自己修好、也和大自然修和,但「新時代」給出的回答是一種騙局。

    為何教廷文件指控九型人格(Enneagram)出了問題?」一文,更指控九型性格學是糖衣毒藥,相當危言聳聽。作者提到:

    最令專家憂慮的事之一,是對新時代所推動的心理(性格)分析工具的分辨。

    特別是Enneagram九型人格,在歐美社會,已大行其道,甚至連教會的學員、神父、修女都非常熟悉這套工具,文中特別提到:

    主要問題是出在Enneagram的邪惡根源、主要推動者和 Enneagram的整套思想上,以及它把重知識論/新時代思想混入了天主教信仰和人生觀之中。

    這是他們憂心忡忡的原因。

    因為「Enneagram九型人格是『重知識論』,即是屬於『新時代』和違逆了基督信仰」這才是重點,文中論及:

    「重知識論]是指人相信,祇憑自己就能達到與『神聖』接觸,達到『神』的境界;依靠人的一些技術,就可獲取救恩或超脫。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跨越希望的門檻>118頁中指出:「重知論在所謂的《新時代(New Age)》的形態下復甦了。…它衹是…以深刻認識天主為名,其結果是把天主的話扭曲,而以人的話來取代之。…就算並不明顯地,但其與基督宗教的本質是相對立的。」

    注意到這套工具會對基督教信仰有相大的衝擊,文中進一步點出其危險在於「與基督宗教的全部重要之處相抵觸」、「在靈性成長上引入了在信理和基督徒信仰生命的混淆」。

    「九型人格」的本質是思想、性格、改進、人生、一套信念信仰,這些思想就藉「九型人格」滲入學員的思維。可能為已有每天主流靈修獻身的神父修女來說,「九型人格」的危險會較低,但為信任教會和牧者的羊群就非常危險了!

    教會會透過研討會形式大張旗鼓韃伐Enneagram九型人格罪狀,這才是真正的原因。

    如果按照文中所述,Enneagram「九型人格」有的說它有二千到四千年歷史,有的說它來自Sufis回教的神秘主義,新時代(newage)大暢其風,不過近數十年的事,它是新時代借用的工具之一, 就像瑜珈、水晶、占卜、花精.....作為療癒身心整合的工具之一。

    天主教、基督教屬於體系龐大的宗教組織,竟然針對Enneagram「九型人格」深入了解,專門論述, 顯然觀察到「Enneagram 一定會有些好東西在裡面,不然一早就被人棄於一旁了」不可小覷,慎重其事,有系統整理,從創始源流、近期發展、推動者本質,只是單純的性格分析、成長工具,可以淨化心靈嗎?....等方面論述,言之鑿鑿,站在教會立場,避免學員教徒成為迷途羔羊,這才是這篇文章寫作真正的動機。

    這套工具,在十餘年前,友人到遠到美國參加阿瑪斯與菲索的鑽石途徑研習,當時他們就用Enneagram「九型人格」來教導學員如何觀察自己、了解自己,進而整合。經友人慷慨有系統的分享,我才有機會接觸這套系統。當時的我,非常震驚這套工具,對人格有全面而獨到的見解。

    這套工具的優勢,在於幫助人們辨認出人格類型,指出性格喜好隱藏背後的動機,人們在不知不覺中形成一些障礙的動機與行為,不同的人格類型,眺望世界窗口不同,重力中心也不同,它教導人們如何釐清負面態度和行為,洞察自我中心如何扭曲真正的現實,喪失自由反應的能力,只會機械反應來面對各種處境.....

    在過去未接觸佛法未修行時的我,它的確幫助我很多,常常會把Enneagram「九型人格」之類的書拿出來翻,拿出來研究,提醒自己不要以自己眼光來解讀他人,以自己人性的軟體來解讀他人,就好像不對的拼圖強要拼湊上去,是極可笑扭曲的,更重要的是幫助我更了解自己,讓我深入觀察行為動機被什麼吸引,被什麼拉著走,什麼讓我無法成為自由的靈魂?這套工具,也讓我看到每個人是這麼不同,每個人的本質需要被尊重、被欣賞、被接納的,更需要被了解的。當我了解自己之後,看到自己與先生、兩個孩子的重力中心,以及內在時間都非常不同,才理解他們是如何看世界,如何與外在環境、人際互動,知道如何與他們相處,學習尊重他們。

    我承認這套工具對我身心的整合力有未逮,我一直感覺自己身心還是離離落落的,一直拼湊不起來,無法整合起來。雖然這套工具,幫助我對自己有某種深度的了解,但是一直缺少一個重要的元素。現在加入三昧智學院修行,經過半年練習法隨念、佛師隨念漸漸明白,過去整合不起來的最重要因素,一直被卡在一個系統分析的迴圈中,繞不出迷魂陣,走不出過去,其實只要歸零,連結上本來無染的心,好像所有人格面的誘惑與缺失,當下都可以歸零了。有院長出世間法的絕對高度,凌空俯瞰,自然理路就會清晰。

    Enneagram「九型人格」對我而言,它就像在山中行走摸索的指標說明,看到的是眼前的境與景,對人格、人際有相當的幫助;修行也許就像齊柏林15000呎的飛行視角看見台灣,俯瞰整座山林,從定課、修行日記,認真觀察自己的身口意,看到六跟得觸受與染著,不必再大費周章,繞道別人的性格,再加上歸零與連結,必可入乎其內、出乎其外,做個入流而無所入的空行者。

    院長說:世間要幫助出世間,出世間要幫助世間。意思是宗教存在的意義在淨化世間,世間要幫助宗教更像宗教,幫助宗教有更到味(位)的高度與深度。宗教可以喚醒免於匱乏和恐懼的人性需求,社會或國家的責任則是落實每個人免於匱乏和恐懼,然後,宗教進一步呼喚每一個人嚮往自己的最真最自然、至情至性、盡善盡美。

    九柱性格學邪惡嗎?教會一向反對「祇憑自己就能達到與『神聖』接觸,達到『神』的境界」,依這個標準,一切無神論者的信仰都是邪惡,搖滾樂人艾爾頓•約翰爵士(Sir Elton Hercules John)是邪惡、牛津大學教授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是邪惡、神經科學家山姆•哈里斯 (Sam Harris) 是邪惡,《哈利波特》作者羅琳是邪惡,佛教修行是邪惡,800年前羅馬天主教會就設立了異端裁判所,專門給人貼上邪惡的標籤,以宗教法庭獵巫施以火刑,這樣的信仰是野蠻,不是要對話,還好現代社會是政教分離 (laïcité) ,政教分離訴求的正是宗教對不同信仰的絕對包容,我們不用再擔心異端裁判所的逮捕、刑求、監禁、火刑處死。

    九柱性格學也許只是性格分析的工具,無助於接近神聖、無助於修行解脫,但要說成是邪惡,說它始終偏向危險和黑暗、違逆基督信仰,就犯太本位主義的狹心症了。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全身綁到只剩輸卵管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奴工拚搏出的時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