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去參加一個攝影座談會「看見死亡的顏色」(Eyes on Preciousness英譯是著眼於珍貴),由日裔美籍攝影師風間聰先生(Toshi Kazama)主講,主講者一開始就問大眾一個問題:「你認為生命中最寶貴的是什麼?」他自己的體會是:「生命最寶貴的就是生命本身。」接著便透過一張張的黑白照片,為聽眾述說著一個個不為人知的死刑犯故事,為他對生命的體會下了很深的註解。原來在照片中的死囚背後,有那麼多令人動容的故事,讓我們不得不更深刻地思考死刑是否真的對社會大眾、整個人類生活有存在的必要… 他又問:「在座的各位你有沒有殺過人?有的請舉手。」沒人舉手。 他認為我們可以憎恨罪行,但不要憎恨犯罪者。 Hate the crime, hate the violence, but not hate the person! 因為只憎恨犯罪者,受傷害的不只是我們的身體而且是我們的心靈,這樣我們走不出憤怒與悲傷,帶著憤怒、悲傷的心是無法繼續過正常生活的,對於犯罪者沒有幫助,因為他並不知道他做錯什麼,對於罪行的再發生,無法達到預防的效果,憎恨罪行的意思是讓我們不再犯同樣的行為,而犯罪者最缺乏的是愛,唯有無條件的愛才有可能防止罪行的再發生。 他自1996年起,即以青少年死囚為主題,進行長達15年的拍攝計畫。他回憶到,因為他本身不是記者,所以當初只能硬著頭皮打給號稱全美國戒備最森嚴的阿拉巴馬監獄典獄長,然而對方的態度卻極不友善,甚至口出惡言。不過在歷經幾次的溝通後,他成功進入了阿拉巴馬監獄。這幾次的經驗中,他體驗到,所謂的殺人犯只不過是一個家庭悲劇的產物。他們並非有著面目猙獰的面貌,或是冷血的心靈,與一般人不同的地方只在於─他們都缺乏愛。 判一個嫌犯死刑,是審判者與整個社會的集體行為,所以如果你的國家去年執行了五位死刑,殺他的不只是行刑者,而在座的各位都有份! 他認為,從他拍攝死刑犯及各個監獄的這些年觀察,美國社會乃至世界各國,都太輕賤生命了,人命太不值錢了!法官、檢查官、警察、州長對死刑的調查、處理、判決往往過於輕率,誤判、錯判、沒有充分證據,而為了社會輿論壓力快快結案而宣判,而判錯之後,法官等人也很少受到應有的處分,相信台灣也是如此。(的確如此!)要認識一個國家是個怎樣的國家,看這個國家的監獄就可以一葉知秋了。 2004年12月風間聰第一次來台演講,之後在廢死聯盟的安排下,拜訪台灣近十次,包含2005年來台灣拍攝台灣的死刑犯以及死刑執行場、監獄、被害人家屬。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每個步驟有主體性和尊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除掉惡人不等於除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