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聽前美國勞工部部長羅伯特·萊奇(Robert Reich)針對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演講,才知道原來這個協議的背後這麼惡劣。 

    美國共和黨國會議員和歐巴馬政府聯合想要快速通過TPP協議,他們一向是站在敵對立場的雙方,如今為了共同利益再度攜手合作。 

    這個TPP是全世界最大的貿易合約,參與的國家包含從智利到日本的12個國家,牽扯了7 9 千二百萬人,影響到40%的全球經濟,它是由美國大公司和華爾街大銀行共同參與研擬的祕密協議,但是最應該參與的美國公民卻完全不知道。 

    前外交部長黃志芳說:TPP在美國最為人詬病的有2點,一是黑箱作業,另一是被大企業操控。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對TPP的作業嚴格對外保密,連國會議員要了解內容都不得其門而入。反諷的是,前年11月《維基解密》登出TPP中有關智慧財產權的條文內容,披露美國國會議員只能在嚴格監督下觀看限定的條文內容。但是600多家大企業打著貿易顧問的名號,卻可以不受限制(擁有登入電腦密碼)隨時觀看內容,也就是美國人民所選出來監督政府的民意代表,其待遇還不如大企業。至於其他TPP的成員國則被限定只有3個人有權可以觀看協議草案全文。 

    最離奇的是財團可以要求損失賠償,只要他們發現任何法律規章或條文對他們造成利益損害,包括防範不安全産品,為了保護勞工權利、防止有毒物質的排放或遇上華爾街紓困的稅負等法律,他們都可以提出賠償的要求。 

    難怪美國有人將TPP喻之為「打了類固醇的NAFTA("NAFTA on steroids")」,意思是以北美自貿協定(NAFTA)模式複製TPP。因為當年美國、加拿大、墨西哥簽訂NAFTA時,美國政府向國人保證不但會增加出口,也不會影響美國國內的就業機會。但實施20年後,真正獲利的是大企業,美國相關的產業外移,國內製造業工作機會,少了將近500萬個。  

    歐巴馬政府說這協議可以增加美國的出口外銷,但事實上這些大公司卻從國外引進大量工作人力。打著經濟自由化的國際協議,實質上卻是在去除國家對人民的保護,讓跨國公司一味追求低工資、低福利、低風險的國家移動,讓大財團可以無限制的跨國擴張。 

    美國人終於發現這個協議其實是為這些財團量身定做的,對一般人民沒有絲毫的好處。所以很多公益團體跟羅伯特·萊奇一樣,呼籲要拒絕TPP,更不能讓國會和政府快速通過TPP協議。 

    簽訂協議一定要問的問題是:規則誰寫的?誰受益?和誰在管控制?(who writes the rules? Who do they benefit? And who's in control of them?) 由黨產、財團、地方派系拱出的臺灣公職人員能被信任嗎? 

    延伸閱讀:經貿條款吞噬新世代(黃志芳)

    為何美國人不買奧巴馬TPP提案的賬

    諾貝爾獎得主史迪格里茲:錯誤的自由貿易傷害公眾利益

    《韓國觀點》歐巴馬TPP在亞洲為何失敗?

    全球化下台灣的希望與青年的責任 (李登輝)

     

     


    普世價值 / 趨勢觀察

       
  • 站長的話:

    TPP將把美國在智慧財產權保護方面的上層建築推廣到參與國,而中國許多標榜「智慧財產權密集型」的企業卻幾乎是靠剽竊歐美智慧財產權而來。以目前的技術實力,中國如果貿然加入 TPP,許許多多企業都將陷入滅頂之災。

    根據美國國會智慧財產權盜竊調查委員會的研報,每年全世界盜竊美國智慧財產權的總價值高達3000億美元,而中國占其中一半以上,甚至可能高達80%

    一旦中國支付這方面的費用,美中之間的貿易逆差將大大縮小,這也是TPP對美國的巨大價值所在。

     

上一篇:從沒見過中國人如此害怕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北市的政教不分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