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本文譯自AEI學者歐世林(Michael Auslin)129日發表在《華爾街日報》上的評論文章,題為「中共的暮光」。)

    「我無法給你它垮台的日期,但中共已經進入了終局」,美國最經驗老到的一名中國觀察家在華盛頓特區一個私人晚宴上對一小桌在座的外交官說。如果想要避免讓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政治地震令自己吃驚,華府應該開始留意這一點。

    這名中國問題學者並不保守。其他幾位在座的專家也是如此。每個人都有幾十年的經驗,與中國官員都有著廣泛的聯繫,且定期訪視中國大陸。沒有一個人與該學者持不同意見,反而有著共識。

    「我從來沒有見到中國人如此害怕,至少自天安門事件以來沒有見過」,另一位專家補充道,他指的是1989年當局在北京的心臟地帶屠殺親民主的示威學生。當被問及具體所指,他提到:中共當局加強了監控,人們害怕遭到調查,以及被捕人數上升。

    這些觀點在場的人都沒有異議,一致認為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造成了這種新的恐懼氛圍。

    在短短兩年裡,習先生至少已成為自鄧小平、甚至毛澤東以來,中國最強大的領導人。一些專家談到了北京可能走向1976毛澤東逝世以前最招人咒罵(anathema)的一人專政。其他人認為中共仍是集體領導,但是這個黨的確收緊了對中國社會的控制。

    習近平的權力最明顯的展現是打擊貪腐力度空前。2012年到2013年,前政治局明星薄熙來轟動一時的貪腐及謀殺醜聞僅僅是運動的開始,後來還抓捕了強大的前公安部長、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現在,前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幕僚長(大內總管)(令計劃)也遭到調查。國家媒體報導說已有18萬中共官員受到紀律懲處。

    中國人對中共冷嘲熱諷不再著迷 (cynical and disenchanted),習近平則試圖挽回信譽,同時他也在告訴人們其權力之大,以及黨的勢力滲透著中國社會。面對經濟放緩可能影響到中產階級的生活水平,習先生也在縮短潛在的大規模騷亂。令人擔憂的是,他可能在收攏前所未有的權力,但看起來更像是淌在蠟裡搖曳的燭光(more the flaring of a candle before it gutters)

    如果中共真的已進入終結階段,那麼不論是習先生戲劇性的反貪腐運動,還是其改革方案,至少從長遠來看,都不意味著什麼。在中國,嘲諷飆至史上新高。精英們為了他們的家人持外國護照,財富正在通過房產控股和其他方式轉移離岸。中國的經濟日趨飽和(生產過剩、需求不足),意味著會出現經濟放緩,但經濟持續低迷將會加劇表面底下的緊張態勢。不可低估習先生的刀可能砍出中共黨內的自相殘殺。

    難以想像一個「後共產黨」的中國。在這個國家,民主和自由的聲音被壓制了數十年,公眾對此意向的嚮往無從知曉。中共失去權力以後,無疑會有一段動蕩和內部混亂的時期。

    如果這一切是準確的,那麼西方應該做什麼?「到四環路以外去」,前述的第一位專家說。西方的外交官、學者和非政府組織目前太疏離中國人民了。長遠來看,唯一負起責任的態度是更多地接觸中國不同的聲音,從農民到教育工作者到自由派活動人士。

    還要建立與被邊緣化的中國人的聯繫。「你上一次聽到華府批評北京的人權記錄或是勞資關係是什麼時候?」同一位學者問。是時候展示西方對中國的發展所持的道德立場了。幾十年來,政府往來幾乎沒有做任何事在改變中國領導人的行為。

    西方必須改變對中國的方式。冀望與中國在經濟與國家安全的歧異上有一個成熟的合作關係,一直翻覆沉沒(Hopes have foundered),北京對外支持像北韓和伊朗這些咄咄逼人的角色(aggressive actors),對內壓制本國人民,這個政權的本質已無遮掩。

    中國殘局可能在幾年內未必到來。但無論情況將會多麼混亂,明智之舉是站在歷史對的一邊。

    原英文版刊登於:The Twilight of China's Communist Party──President Xi Jinping may be gathering unprecedented power in China—but perhaps it is more the flaring of a candle before it gutters. (Michael Auslin)

    延伸閱讀:China's Self-Destructive Tech Crackdown

     


    普世價值 / 趨勢觀察

       

上一篇:冬陽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打了類固醇的貿易協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