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冬陽想起自己
    冬陽成了厚厚的雲
    冬陽的臉寫著去年未揭曉的謎

    早晨的魚
    躲在謎底的床沿

       
           

    一隻鶇挨近水塘低著頭
    不唱歌

       
           

    誰把雨水開成花
    旋轉的傘下
    起飛

    誰擅自將蛙的嗝
    編織成冠
    輕輕戴在晨夢的頭頂

    是誰
    把昨夜偷偷藏起的月光
    樹蔭下
    餵食初醒的芽苞

    男孩穿著比褲子大的鞋
    泥巴坑
    跳起來
               用!
                   力!
                      
    踩!

    冬陽笑了
    冬陽笑出一朵虹彩
    冬陽劃開整個天空的臉

    也把所有的眼睛拉成
    那麼細
                 那麼長
                              那麼遠的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痛風不是跌打損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從沒見過中國人如此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