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班尼迪克·康柏貝區綺拉·奈特莉兩位大明星主演的「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即將在台灣上映。這部電影,是根據世界計算機科學的先驅、計算機科學之父、曼徹斯特大學教授艾倫·圖靈的傳記「Alan Turing: The Enigma」(作者:Andrew Hodges)所改編的。 

    資訊界的諾貝爾獎「圖靈獎」,以他命名。在二戰其間,他因為數學與邏輯的特殊天份接受英國最高當局延攬徵召,協助軍方破解德國希特勒著名的作戰密碼恩尼格瑪(Enigma),估計讓戰爭提早兩年結束,減少難以數計的傷亡。但因情報工作的機密性,他的卓越貢獻,要到50年後檔案解密了,才為大眾所知。有些他當時的手稿,甚至是到2012年、他的百年冥誕,才首度被政府通訊總部(GCHQ)解密公開 

    如此對國家具有卓越貢獻的人,卻只因為他的性傾向,遭到當時的英國政府「完全合法的」迫害。反同的人可曾理解? 

    1952年,他的同性伴侶協同一名同謀一起闖進他家盜竊,圖靈為此而報警,但英國警方的調查結果,反而使他被檢警單位以「明顯的猥褻和性顛倒行為」定罪。為了可以繼續他的研究,他在坐牢跟接受荷爾蒙注射「療法」(即化學閹割)之間,選擇了後者。持續一年多接受治療期間,產生乳房不斷發育等副作用,使原本世界級馬拉松運動選手的他在身心上受到不可逆的極大傷害。因為被定罪,他失去了研究經費,停止了教職,職業生涯也被迫中斷。 

    1954年,圖靈因食用浸過氰化物溶液的蘋果死亡,警方隨意定調他的死因為自殺忽悠過去,但是傳記作家、朋友、學生還有母親,都認為他的死是意外。 

    蘋果公司的商標有時會被誤認為是源於圖靈死前咬了一口的蘋果,但該圖案的設計師和賈伯斯都說純屬巧合。賈伯斯接受BBC訪問時說:「這不是真的,但是上帝啊,我們希望它是真的。」("It isn't true, but God, we wish it were.")

     2013年,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給予了圖靈死後赦免狀,從1945年至今,包括圖靈在內,只有四個人曾被英國政府追授死後赦免狀。 

    同志民權運動者塔契爾(Peter Tatchell)表示,只因為圖靈有名氣,就給他特殊待遇,這是不對的,英國政府還欠其他蒙受同樣罪名的五萬多名同志(有很多都還在世)一個道歉和赦免。他也希望政府能夠對圖靈的死因,重啟調查,因為他很可能被情報單位視為威脅而謀殺。 

    然而,即使是圖靈的赦免,也從來都不是政府主動給予,而是經過民間力量多年的努力,2009年9月10日,一份超過3萬人的請願簽名,迫使英國首相布朗撰文,正式向圖靈公開道歉。2012年,又有新一波的連署以及國會議員的施壓,才促成了這項赦免。 

    公權力跟「與生俱來的人權」不同,公權力是被授予的、當然也可以被收回。然而,當一個人與生俱來的人權被剝奪,最後竟然要由公權力用赦免的方式來奉還,究竟是老天在開玩笑,還是反同的人在替天行道? 

    電影中,那位警探(虛構角色)問他:「機器會思考嗎?」他說:「只因為某人或某物,跟你思考的方式不同,不代表他/它不會思考。」警探又問他的長篇大論「模仿遊戲」,究竟是在探討什麼?他說:那是一個遊戲,要玩嘛?你扮演法官,問我問題,然後,你要決定我是人或是機器? 

    詰問完,警探才發現他對這個案子的好奇追查,最後,竟然要毀掉眼前這個人的一生。 

    戰爭期間,破解了作戰密碼恩尼格瑪圖靈說:「我們在扮演上帝。」戰爭結束後,他說:「我們贏了,但上帝沒有贏。」只有那模仿上帝、自以為可以將他人定罪的人類,才會愚蠢又自大地以為,自己可以贏得了任何戰爭。 

    英國社會對圖靈的迫害,不過是63年前的事,其實,離我們並不遙遠,或者,根本從未離開。圖靈在意的根本不會是名譽的恢復,他並不在意性傾向出櫃,他也從來沒有想過要當什麼愛國英雄,他唯一在意的是,能否自由地思考、自由地愛。 

    台灣這片土地上,也有很多人,曾經為了實踐思想自由,而被公權力迫害,他們的故事,有待我們去平反,不是為了伸張正義,因為遲來的正義永遠不是正義,而是為了透過平反的行動,確保往後的人,都能夠活出真正的自己,都能夠活得更像完整的人。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銅門族人的泣血心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伊斯蘭價值的包容力